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放羊娃  

2008-11-18 23:21:07|  分类: 我的家乡巴里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总会准时的在7点20分左右醒来,因为羊出圈基本是在8点。放羊娃的早饭在这样的小村里算吃的好的,因为一天要走很多的路,体力消耗是很大的,再说天气好的时候还好,天气不好的时候在戈壁滩里很困乏的,以前当然只能吃馍馍糊糊,现在一般不会吃稀饭,糊糊之类的,那太不经饿,通常都会是炒拉条子,炒拨疙瘩的干饭,按我们的话实在些。在吃饭的时候,妈妈会在毛驴身上的褡裢里装好水和干粮,这是白天在滩里吃的。

呼呼拉拉很快吃完了早饭,拿起厨房小床上的褡裢,还有羊皮褂子出门,走到羊圈门口,打开羊圈的小门,羊群开始挤着出,但小门是只容一只羊进出的,有时候会有两只一下挤在门口,所以爸爸会用手牵一下另一只,疏通一下,在羊通过小门的时候,就可以清点好羊数的。一般家里都会有人把羊群送过迎风渠,因为过了这渠,戈壁滩就开阔多了,少有庄稼地的。村北是戈壁滩,村南是沙河。常常是上庄子的去戈壁,下庄子的去沙河。每个羊群里都会有头羊,羊群的头羊,一般体格强壮,高大。我家头羊的脖子上挂了我和弟弟给它做的铃铛,其实就是从旧自行车上拆下的,用皮条拴在头羊的脖子上。便有了叮叮当当的铃声伴着每一个日出日落,等它非常熟练自己的工作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是新头羊替代它的时候。

北方的戈壁在我的眼里总是剽悍的。因为哪怕是一丛不起眼的蒿草,也有着极其强劲的茎脉。“疾风知劲草”,这里常年都会刮风,所以风总是因风速的大小打着或清亮或宏厚的呼哨而来,使大地上面一片骚动。羊只在滩里总会四散而去,放羊娃自有环境造就的好眼力,并保证不能和别人家的混,即使混了,能很快的分开。戈壁是广袤的,羊只是有目的的啃食着可以果腹的牧草,而放羊娃只是闲散的随着羊只游走。有些时候会坐在渠埂上,,有些时候索性躺在戈壁滩上,目光追随天空轻盈的云朵,耳畔许是靠近地面的缘故,会清晰的听到羊的嘴巴啃食牧草的刷刷声,毛驴因为常在一起,也有了一种不用沟通的联系似的,总是在放羊娃的身旁,吃几口草,还要回头似乎理解的看看躺在地上的放羊娃。尽管放羊娃并不牵毛驴的绳子,但毛驴却总是围绕在放羊娃的身旁。

太阳已经到了头顶,温度很高,地面牧草芨芨草的影子都在正北了,这个时候是需要把羊赶到有水源的地方了,在快接近水源的时候,前面的几只开始奔跑,后面的紧随,然后是整个羊群的快速奔跑,随即扬起一道尘土,有的羊甚至直接冲进水里,站在水中快意的喝水。强壮的总会先挤在前面,弱些的总会在周边转来转去的,只有等待。因为水源的地方就那么几个,所以会在这个时节放羊娃们会相互遇见。但更多的都只是简单的打个招呼

“你上午去的那边草怎么样?”

“你今天中午带什么吃的,昨天带的那种油饼今天带了没有”

“你群里的小羊耳记打好没有?”

“我群里的有只羊太乏了,下午可能得用毛驴驮才能回去”

“尕娃子,你昨天去哪了,怎么你弟弟在放啊,听说别人给你介绍了个媳妇,去相亲了啊!”黑黑的李大头还没有从黑驴背上翻下,嘴巴里还咀嚼着干粮嚷嚷着来了,下了驴背,往尕娃子那边凑了凑,一边用手拧开水壶盖子,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咂吧了一下嘴又接着说:“是不是人家丫头看不上你是个放羊娃啊?”

“才不是,看着吧!秋天卖了羊,我有我的打算的,日子总要往好过的”尕娃子因为羞涩话语说的很急促。

尕娃子把头羊朝北的方向赶了赶,羊群因为刚喝足了水,速度很缓慢的朝北移动着。他从驴背的褡裢里掏出干粮,水还有鸡蛋。自顾自的吃起来了,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吃一口干粮,喝口水,毛驴也喝足了水,来到他身边,他便从手中的干粮上掰下一小块,托在手心伸到毛驴嘴边,毛驴轻轻的嗅咀嚼,嘴巴上有一些须痒痒的在手心扫着。吃完,尕娃子掂起一截木棒,大喝几声“嗨――欧――拐―――”起身朝他的羊群去了,四野风过,那几声便似生生的在空中。

当然放羊娃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秀更不大爱说话。总是在随身的书包里装着笔记本,写,总在写。圆妹说秀的话都在本子上,秀本身话就不多,在家里好几个孩子中秀是安静的,所以是自己要求去放羊,说喜欢戈壁上的静戈壁给她的好戈壁记得她的故事。总有逃学的孩子被父母训,小村小到院里的责骂,很多地方都听的到:“爹妈掏钱就是让你学好,不好好学反正就是去放羊,自己选”,也有孩子执拗的把羊鞭别在腰上,走向戈壁,但是不久就会看见他又走在去学堂的路上。放羊的经历不再是归宿,成了鞭策。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说起放羊娃,我就有很道不明的情感,因为小姨以前是,我逃学就是跟着小姨放羊,小姨也让我体验放羊娃的日子。我喜欢戈壁,喜欢风四野里到处诉说的样子,但这是有别于真正的放羊娃生活的。前几天,在我逗留的这个城市,遇见家乡到这里打工已经快20年的一位同乡,他见我后来说到的话竟然是:“现在放一只羊,多少钱了”

“不论大小,一只每月7块”我说

“呜,我那个时候是一月一只大羊三毛,小羊两毛五,现在这么高了,但是我不出来,不知道今天是不是依然在那个戈壁滩上放羊,不知道那好,等孩子大了,我还想回哪里”

我不确切他的情感源于城市生活的无奈,还是故土生活的眷顾。只是看见虽然说起他放羊的日子,虽然说到苦,说到生活的单调,眼睛却始终是温情晶亮的。

前天是扬风搅雪的天气,这种天气在入冬落雪开始,会很多的。现在是羊群散了后,一部分过山了,剩下的是几家搭伙放,轮到我家了。西北风总是挟裹着大朵的雪花片子,漫天里飞扬,掠过山岗,扑向平原,自信是天地的舞者似的,纵情在茫茫之间。戈壁滩里总有急切的奔走的忽隐忽现的身影,其实那是家里人去送大衣的,夏天送雨衣,太多的时候,山里的天气都是三岁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但更多的时候,人们都有着相应的生活法则。放羊娃便总是这样穿越在季节的日子里,虽然小村还是那个小村,戈壁还是那个戈壁,放羊娃换了一茬又一茬。不论是尕娃子的心思,还是秀的情怀,更或是同乡的话语,也许这都是我们苦乐年华的真切生活吧!哭过、笑过、无奈过、都算是人生况味吧!只要不弃生活中的期待和憧憬!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牧人圈羊的小栅栏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四散吃草的羊儿,这群羊里有我家的羊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芨芨草滩里的羊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戈壁滩上的马群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这是村南的沙河,也就一般下庄子的牧区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落雨后的穿越小村的黄渠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新旧水渠,还有远处的村庄,常常就是在这条河里饮水,旧的好用些的,新的羊下不去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山洼里的羊群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这是村北的戈壁,这些土墙是以前的圈羊的,老些的人依然还能记得是严家圈子还是张家圈子,说来都是圈羊的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村南沙河里的牛羊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大山间的小村落

放羊娃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放羊娃的驴和羊群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