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淡淡  

2008-11-29 00:10:47|  分类: 小桥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花开了,在淡淡的冬日的暖阳里,在有些弱的穿过灰色天空的光线里,静静的。

淡淡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淡淡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淡淡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

而沧桑的二十年后

 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

 微风拂过时

便化作满园的郁香

(这是博友我行我素留在空间的一首她喜欢的诗,我也喜欢,不忍失落,便留在了这里,感念这份记忆)

 

难得的阳光洒进了窗户,连续几天乌市空气质量排全国倒数第一了。

妈妈在这里呆了20来天,说要回去了。说这里很难闻,老是灰蒙蒙的。很不习惯,也不喜欢,早上让我陪她去早市,我说:“没啥可买的,都是赶早的卖些菜和早点”

“没有什么事,我想看看么”妈妈说

忽然觉得妈妈来这里因为她特别怕坐车,几乎不愿意出门,走路的还可以,都没有去过哪里。于是去了早市,家属院的大门口便是沿路摆的很多摊位,有卖肉的,卖鲜牛奶的,卖水果的,卖干果的。。。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好像什么都还能买的到。

我好像真的是个很粗心的人,总是去买了菜,却从来不知道多少钱,因为我从来不问。别人若问:“辣子多少钱一公斤买的”,我总答不上,因为就不问。妈妈说卖棵白菜吧!我就在溜达的路旁躬身抱起一棵,放在称上。女主人看完称说一块钱。因为她们摆早市要早上六七点就来这里的,九点多的时候就差不多撤了。10点就是上班的时间了,所以看见她穿的厚,手上戴了针织的手套,唯留了手指在外面。这样手好用些吧!男人在车厢上正拿着刀,熟练的剥掉大白菜外面的菜棒子,用刀再砍了头,这样就白白净净的了。

“真是便宜,多少钱啊”妈妈小声和我说了一句。

“不知道”我抱了白菜就走,“四毛一公斤”买菜的阿姨给我说。

“呜,真费劲,秋末的时候,我去地里看见过种的白菜,长这么久,再被剥成这样,我看见买菜的那些人把菜挑来拣去的,扒拉的很干净,几乎快跟择好的菜似的,我就来火,买炒好的算了,”我一边走一边说。

“不容易的”妈妈只是说。我不知道是说谁

 

回到家里,妈妈便和了很大一团面,我说哪能吃这么多的。妈妈说:“我要回家了,你嫌和面麻烦,我和好,给你搓成家乡的杏皮,就是冬至饭里的那种,以前的时候,冬至头天家家点了油灯搓,第二天早早下好,相互送的。你们在这里连冬至都不过的,我做好,你都冻在冰箱里,慢慢吃去吧”

“算了,多麻烦,我能行的,”我洗着萝卜说。

“不麻烦,把巴里坤吃的那种哨子也给你做好,吃的时候,下了杏皮,然后在汤里放了我炒的哨子就会很香呢,比你的方便面强哪里去了”妈妈揉着面就那么似嘱咐的说着。

 

“你怎么过的吆,没有盐了,我把最后的这些做了我们吃,就是你这些最后的盐,不够味,太淡了”妈妈正揪揪片子做汤饭。

“这顿就这么着吧!我还是下去买吧!”我便裹了棉袄下楼。

买好,进单元楼,便有馥郁的花香,淡淡的飘荡,知道是我扔在过道里的九里香,因为花香太过浓郁,我只有把它放过道了,还有很多的花开了,在冬日的暖阳里,在这样淡淡的日子里。

妈妈调好了味道,“这才是味么”,说着盛在了碗里,薄薄的揪片子,红的胡萝卜,绿的青萝卜,黄的洋芋,都是小丁丁,香菜。。。。我重温了一种味道,眼前的浓浓的饭香,以前的淡淡记忆。

生活或浓或淡间,自己调自己喜欢的味,浓淡都是味!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