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2008-12-12 14:21:59|  分类: 我的家乡巴里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这些纪录着30年前的劳动工分的烟盒纸,像展现着一幅当年的劳动场景。。。

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这些是纪录工分的烟盒纸,除了三门峡,礼花,红金三个是外地的牌子,雪莲,绿洲,长空均是国营新疆卷烟厂的

1961年,烟厂首次试产出没有商标、没有牌号,只分等级的卷烟271箱,当年盈利7 500元,填补了新疆工业发展史上的一页空白,从此新疆人吸上了自己生产的机制卷烟。
    1963年,在上海卷烟厂技术人员的指导下,烟厂凭借自身技术力量、配方研制出第一个有正式商标、品牌的卷烟制品——丙级71mm“雪莲”牌香烟。从此到70年代末,烟厂陆续研制生产了“园林”、“绿珍珠”、“昆仑”、“红云”、“光辉”、“洋金花”、红“雪莲”、“绿洲”、“自力”、“军垦”、“英雄”、“长空”、“洪山”、“天池”、“锦杯”、过滤嘴“雪莲”等十几种品牌的卷烟,其中“天池”、“红山”、红“雪莲”三种牌号卷烟成为区内市场的主导产品,特别是红“雪莲”因其质量上乘被消费者誉为“新疆的红牡丹”。

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烟厂始建于1960年11月,1961年6月正式投产,厂名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七一卷烟厂”,隶属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建设第七师(简称农七师)管辖。1964年1月,按国家轻工业部的通知要求,更名为“国营新疆卷烟厂”,其隶属关系不变。1975年9月,因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建制撤销,烟厂划归奎屯市管辖。1986年1月,根据国家烟草总公司关于烟草企业实行归口行业管理的指示,烟厂由奎屯市移交中国烟草总公司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管辖,1999年10月,为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东西部结合发展经济的指示精神,实施国家烟草专卖局提出的大烟草、大集团发展的战略决策,经新疆烟草公司与山东将军烟草集团有限公司协商,并报经国家烟草专卖局批准,新疆卷烟厂以净资产入股方式加盟将军烟草集团有限公司。2005年12月与红河卷烟总厂实现了新的合并重组,2007年5月红河卷烟总厂更名为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荒了多年的地,野草葱郁。播种机的条播痕迹依稀。。。。

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这个渠村子的人是不陌生的,迎丰渠。也在饮牲畜的时候偶尔看见过写在上面的字“战天斗地夺丰收”,而正对上面的荒地也是当年叫二百亩地的土地

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这个水库是个大工程,干了很多年,柳条河水库。好几村的水源地。上面是村子的东湾地,都没有种了。

写在烟盒纸上的劳动工分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这是大家叫做七百亩地的地方,村人说这里土头好,这里一直在种。这个大坑和旁边的墙对于那个年代的人谁都不陌生,是搭建了地窝子的,是修水库的时候住过的。

 

最近在报纸上常常会看见关于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很多文字,在我收拾我的杂七杂八的东西的时候,发现自己也有保存岁数在30年的东西,虽然只是一些烟盒纸,和写在烟盒纸背后的记载的大家劳动的工分,但是我相信若是这些烟盒纸上的人在异地他乡看到这些纪录的话,那种劳动的场景也许会在脑海悠悠荡来,也许本就是生命的一部分。

这些纸片是78年的纪录,该是春种前的劳动工分,从3月份至六月份的打口子,对坝,草园子清底,积肥,撒肥,挖渠到踏墒。工分也是从3分,5分,6分,8分不等,该是以劳动量划分的吧!还有这些雪莲,长空,绿洲,三门峡,礼花,红金的烟盒纸。似乎在看见的那一刻都有着那个时代的深深印痕,一看也就明白是大集体的生活。小村是82年包产到户的。

我不知道看见这些名字的人,尤其是远离小村的人,是不是还对这些场景熟悉,把农家肥都拉到大寨田,伍佰亩地,戈壁地,还有草园子的底子也要清到地里做肥料,这个要轻松些,3分工分,,然后那些积肥的拉到地里倒成一个个粪堆,再由撒肥的撒开每人8分工分,种地前是要先把水渠收拾好,把有些地头的去年浇水开的口子打好,把有些水口子旁的坝都对好,水是很重要的,不能坝对不好,让水放空沟,就是流不到地里。每人仍是8工分。至于踏墒就是地已经种好后的事了,会在地里没有浇头水之前,苗未出之前,不出苗的时候挖后苗仍会长在墒上,若是出苗,尤其是豌豆,一挖会把发的芽挖断的,在地里事先根据土地的地势水流以往的经验,先打一些拦水的埂。在浇水的时候会省事很多的。

整整三十年了,我知道纸片上有的名字已不在世间了,唯有那些开垦过的土地依然还在,只是连我小时候的葱郁都没了,村子的人走的几乎差不多了,没有人种地了。大片大片的土地都成了荒地,当然也和水源有关。所以我也只能从大家叫的老辈子人那里给我指着大片的荒地给我讲:大集体的时候,这里全是地,长的可好了。我们一个人一溜一般是8――12行麦子(播种机的行),一天都割不出头,地很长。麦子长的可好了。豌豆拉起来比人高,那个时候我们穿着棉袄赶着马匹在雪地里打场一点都不新鲜。。。。。。

给我讲话的是以前的老队长,讲完就看着这些大片大片的荒地。不再说话,只是以他自己才体味的心怀让目光做深情的凝望。然后用两只腿夹了夹小毛驴的肚子,咳了两声就走了。大集体的时候他们是骑马的,那时候是管理,是身份。如今骑毛驴是老了,走不动了。

那些荒废多年的土地在偶有雨水落下来的时候,仍然会馥郁滋润很多的野草野花,在这块叫做闫家渠的土地上葱郁――凋谢―――

凋谢―――葱郁――――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