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2008-12-13 20:01:33|  分类: 我的家乡巴里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停在院子里拉水的毛驴车,上面都有拉水的水桶

水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家家都有的大水缸,有的甚至用了几代

水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捐资改水的纪念碑

水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水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95年修的改水防病的工程

水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按照这个上面所捐的钱数在那个年代,该是可以完成这个工程的吧!捐钱的人也许以为自己的钱真的改变了一个地方很重要的事情,而事实上他们哪里知道事实上呢?

水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现在的先进就在于可以用小四轮一下拉好几桶,把好几家的拉回来,比毛驴快了。

 水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水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拉回来接到水桶,再倒入大水缸

 

 

可能来过我的家乡闫家渠的人对那里的吃水有深刻的记忆,还有那里热情的人们的一句调笑:“馍馍管饱,水没有”。可见水的金贵。

村里有一条唯一穿越村庄的河流黄渠,以前的时候,当然姥姥说话的时候就说老辈人都是吃黄渠水长大的,黄渠自然是一条渠,春天的时候流着冰雪融化泥沙很大的混黄的水流,夏秋好一些,冬天自然是一条冰河,由于家乡的气温在那个时节会达到零下30多度,所以上面被冻的鼓胀起来很厚的冰层,下面的水流起初在流动,后来冻干。所以我们冬天的时候也要敲冰回来,用十字镐沿冰层厚的地方打下去,会迸裂飞出很多的冰渣,然后打通冰层会看见下面的空层,会结了很漂亮的冰花隔着阳光在冰层的下面静静的美好。我们一般都是毛驴车子,拉了冰回来放在院子里最好太阳少晒到的地方,每家的屋子里都会有一个大水缸,就会把冰放进有水的缸里,洗衣服也是拿了铁水桶放在火炉上把冰化成水,有些时候也化雪。像过年的时候,妈妈就会把炕上的毡子取下来,给我和弟弟一人一个棍子,卷了拿到雪地里,敲敲打打,然后就看见雪地上的尘土印印,然后再拿了扫把把细细的雪花扫了,就好了,可以扛回来了,铺在炕上。看似很简洁的样子,谁说又不是含着地域差异的生存习惯呢。

在村南大坡下面的沙河里,有一口井,很深,周围都是用木板一层层围到井底的。以前生产队里会定期的安排人去淘井,淘了水就会旺一些,全村就这一口井。到了中午的时候,尤其是冬天,还要饮牲畜,人多,有时候就会把井水打干。大家都赶着毛驴车,吆着牛群,沿着雪地里的车辙,由于老是拉水的车来往,自然洒落的水结了冰,路面会光溜溜的,毛驴那时候的蹄子上都锭有铁掌,仍是小心翼翼的走在路上。鼻孔前的长长的须也结了白白的霜颤颤在唇前一抖一抖。赶了毛驴车,拉了桶,拿了绳索和铁桶去井里打,每每冬天,井边便是一片明晃晃的大冰滩,井口被水结的冻成很多的冰壁,绳子光溜溜的下去,打满上来,还要会摇绳才行,不然水桶吃不满水,井又很深。井台旁边更是一片冰滩,人为了让牲畜离井台近些,就会在上面洒土。然后拿长长的绳子拴了铁桶,一桶一桶的从井里打水上来。这也是要技术的,不然按我们的话水桶每次会吃不满,所以看人家站在井台边,把手里的绳子甩来甩去,那是在让井下的水桶打满水,有的人站在老远,听声音就会说,嗯,吃满了或者说没有吃满。冬天井口也因每次水桶的溢水在井台边越结越厚,所以本来挺大的井口,有些时候只能有一个水桶出来,所以可能会看见同时井口四五个人摆动绳子,在出口的时候会说好你一我二他三的依次出来,还不能松劲,那个时候,看上去都是些很生动的情节呢,人们偶尔会在井台边相互的打打招呼,也很有意思,“下了多少了”其实是在问羊群的落羔数,“牲口有些掉膘啊”反正总不会像其它的地方问人怎么样?这些也许就是生活的氛围造就的,是合乎这个场景的,生活其实本就是这个样子的。

再后来,那口井也塌了,人们到更远的地方去拉一桶水。许是社会的发展吧!说一些得肝包虫,肺包虫的病都是水源的问题。人畜共用感染的。再后来有好消息说自治区一些单位给我们村捐了防病改水的工程,要通自来水。村庄的人们情绪高昂的挖了管道,几乎都是深3米左右的,因为怕冻,还有仰程压力的设计要求。只要是设计线路通过的地方,人们都表现非常,通过谁家的菜园,主人自是说挖,菜不要了,吃水重要,过谁家的墙,也会说拆,咱为了吃水。只可惜在拉来的管子放进管道试压的时候,人们有些质疑了,怎么还没有埋管道呢,一个小石子滑落下去,管子就会烂呢。

“肯定也是豆腐渣工程吧!”

“听说人家钱确实是捐了,可是到县里,再到镇到包工头,被层层拔毛了,怎么能成呢”

“还有人说,被县里挪用发工资了”

“看来我们是空欢喜一场啊,还以为我们这辈子赶上好事了呢”

。。。。。。。

村子的人总会在到处堆着的石子土堆旁看着管道议论着。很多年又过去了,来往的车辆岁月的风尘让我们几乎找不到当年管道的痕迹了,唯有每家屋里那个摆设一样没有出过水的水龙头依稀提醒很多年前有过这么档子事。

转眼,又是冬季了,人们也没有怎么明白,工程就草草验工结束了。于是这个95年就施工的防病改水工程至今也没有让村人吃上自来水。回家仍是看见小村的路上来往的毛驴车上载了大铁桶去拉水,会看见尤其是老人自己生活的对于打水回来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会看见只要进到每家,屋子里除了炕,火炉,做饭的案板,就是一个大大的水缸。

在城市中怀念乡村的朴素和纯净,在乡村怀念城市的便捷周到。越来越深刻的忆得姥姥每次冬天总是洗了菜的水洗脸,洗完脸洗衣服,洗完衣服洒到地上。每次舅会在拉回一桶水后,担一担给姥姥送去,姥姥没有水缸,就会存在一种塑料笼子里,一点点的倒来用,所以才会有了我在镇上买了鱼,要跑到亲戚家把鱼洗干净弄好,才给姥姥送去,其实是我也知道姥姥老了,拿不动水,我也怕浪费她的水。

也许这样的情节只有在某种特定的境遇才能深味

村庄的人越来越少了,守着村庄的都是岁数大的人了,是属于拿不动水的了

所以常常像现在寒冷的冬季里,我会想她们是不是更多的时候还会化雪水

常常在开着水龙头用水的时候,忆的婶子说她家城里的媳妇“你把你的衣服背回城里洗吧,你们用水方便”虽只是说笑,却有些涩。

雪花漫天里飞舞,我的父老乡亲,我真盼望你们能早些吃上自来水!!!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