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花开了,给我唱首歌吧  

2008-12-18 23:12:05|  分类: 小桥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开了,给我唱首歌吧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花开了,给我唱首歌吧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花开了,给我唱首歌吧 - 红色毛芨芨 - xjwuxiaofei的博客

窗上的菊竟然开了,是去同学家里拿回的一棵很小的苗。倒是在寒冬季节予我一簇红火。

 

 

窗台上的花又开了,不知道是年岁的缘故,还是欣喜的程度值随着岁月也增高了,总之我没有从前的那种欢喜了,从前离了员工宿舍几天回来,看见花盆里顶冒出的新的芽儿,激动的心思都萌动着似的,就连看见自己泡在暖水壶盖里的蒜苗以几天十几公分的速度见证了自己的离开,就端着那盒蒜苗说神奇。现在是自己懒了,还是我在逐渐丧失一种能力啊!

是冬天了,站在窗前看楼下的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走过,我也准备出去,这个我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看着自己裸着的脸,其实我更多的时候都是这样,要不在我家从前怎么会做饭是弟弟,出去放羊喂羊给羊带料的是我。索性戴了口罩,然后又戴了帽子,走在路上有些窃喜,别人看不见我的表情,熟人也不确认是否是我,就免了招呼。其实更或者说遇见好像都是惆怅的事多似的,尤其是我的那些同事,都罩在企业裁员的空气里。这条小路和这个市场我在这里竟然有了十年了,所以超市的老板有时候会在找我钱的时候,说:“你好像是以前旁边学校的”我笑一下便走了。

下午了,沿街有些临时的摊子,卖水果的,卖麻辣串的,卖胡拉羊蹄的,烤红薯,煮玉米。。。反正很丰富的,又因了冷,有的在小推车的边上会挂着一个小火炉,卖一会,过去搓着手烤一会。我推门进了朋友的小店。

“你怎么有些颓废的样子”她看着我

“我有么,年末了,好像就是这样”

“呜,看来是季节性颓废,我是一段时间一段时间的,我在想,我在干什么啊,为了什么啊,我每天晚上10点关门,回去,上楼,吃饭,有些时候洗洗衣服,第二天起床,上班,每天这样,为什么呀,找不见意义,就觉得爹妈养我这么大也不容易,咱活着好呆有些意义,呵呵“她继续

“你属于间歇性颓废,你是时间段的,我是一年完了,也会想想就这样的,你的雇员小姑娘呢”我问

“别提了,不是外人,回家了,怀孕6个月了。我愣是没有看出来,也没敢想,男孩家寄来钱让去医院,倒好,两个潇洒了一把,吃好吃的,玩,根本不当回事,家人来,揪回农村去了”

“我们是老了,年轻人不当事的事我们还在这惊讶,不能接受”

“就是啊,看旁边有个学院的女孩子都16,17,比我们懂的还多,出手比我们阔绰,还有没把我震惊的跌过去的一句话”

“夸张地,什么话啊?”

“要想瘦,就打胎,她们可是16,17的娃娃呀!”

“我的天,真的么?我们老的不能接受了,要我们这个惊讶状人家不笑话我们老,不懂时尚才怪”

“那倒是,”

看透明的玻璃门前人们来来往往,都提着袋子,因为旁边就是菜市场。她说“刚好,你在,看着,我把中午叫的饭的碗给送回去,”她穿了大衣就出去了。

“唉,咱不聊这些没劲的话题了,来喝瓶鲜橙多,补点维C,爱惜一下自己,哈哈!有时间咱逛夜场去,白天我没有时间”说着,她把两瓶橙汁放在暖气片上。

“不去,我就不爱逛街,不爱买衣服,哪有时间穿啊,现在还好点,以前在宿舍,上班工作服,回宿舍睡衣,几乎都不用买衣服,去那啊”

“唉,我可怜的就剩这唯一的爱好了,不然我都不知道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哦,前几天别人介绍的那个男的,发一短信给我说,不是我不想约你,不是我不殷勤,只是我没钱,没房,所以只能继续单身,呵呵,就这样”

有顾客进来,我说好了,有人和你说话了,我走了。出门

还有很多没有收的摊子,在夜色中忙碌着。才忽然觉得真的有些冷,又笑了,今年的冬天我过的太懒了,所以觉得冷吧!去年的冬天,不还是下午5点坐车,去厂子上班,夜里1点半下班,然后2.40分厂车出来,因为我在的车间不算特别脏,不像碳素车间,下班是必须要洗澡的,不然就没法回来,在澡堂看见她们骨碌着两个眼睛,脸上都黑黑的,甚至有的人一点不夸张的说,她们的眼睛上的黑从来不是画的,是日积月累洗不掉的颜色。还用手使劲洗着让我们看。我们不洗澡,等2.40车的车,时间会有些长,我们就会走路回来。一个班只有3个人,我们走路回,我们女的更衣室就在门口,常常会很快换好出来,去找男工友,站在外面等会很冷,就扯着嗓子喊:“快点,冷死了,我进去了哦”

“好了,来了,别过来”

从厂区的后门出来,我们要绕个大圈才能到达住宅小区,没有路灯,还要穿过农民家的地,铁道,坟场,我一般要有结伴的人才走。那时候好像还不知道怕什么,只知道怕狗。所以工友梁子总会拿一截棒子,有次在铁道过来,有狗在叫,我撒腿就跑,他们说我,狗若追来,就是我引的。后来我就不跑了,但总是提前拿一块石头,握在手里才有踏实感似的,过了必经的几处有狗的地方,还要把石头放好,就这么来回的握,他们笑我不嫌麻烦。一看见市场的灯光就开心了,那个时候,总会穿了红色的靴子,在尤其是没有路灯的地里,高一脚,低一脚的,还有很多树,下雪就找不见前面的小路,总是跟在男工友的后面跑,咯吱咯吱,现在想想辛苦中也有着辛苦中的音符。

到达路口的时候,因为带了口罩和帽子,在我的眼睫毛上便结了霜花,眉毛上也是,那个时候倒是觉得到这个路口还热气腾腾的。如今再走,就觉得风真冷,那时候不冷么?

回到屋子,莫名其妙。给朋友打电话,说我想听你唱歌,二话没说,就唱,真是爱极了这种方式,不问为什么?深情的浑厚的嗓音送来草原上辽远的那种歌谣,我笑了,泪下来了。也只有这样的朋友能理解我这样的方式吧!这个世界还真有意思,还就有和到一起的。

也许我还真是有一点点友说的颓废之感吧!因为我自己可能也会觉得自己有不现实的愿望。到这就是结语了,佛家说: " 道虽本圆,妄起为累

  妄念都尽,即是修成。"

我可能参不透大境界了,只能从中领悟我自己的了。

花开了,给我唱首歌吧!我就感觉好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