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又见圆妹子  

2008-12-27 14:06:44|  分类: 百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的联系方式,也一直想找见你。也没有什么事,是我想你了。你是我在村子上最好的朋友,我们有过那么多的记忆。似乎从前的记忆总是会比现在的清晰,也许到了将来又会忆及现在,人好像总是缺乏珍惜眼前,不知道我们需不需要试图改变一点点。我在哈密的外环路上搭了车,我说去八一路的某处,师傅是位长发飘飘的女子,很柔和的笑着说:“怎么,谈了个兵蛋子啊,去看望,”

“不是,我去的是某处的对面,我这么老了,哪像谈恋爱的”我说完,女子的笑声爽朗明快的荡在车里,“我比你还老,可是心要年轻,生活是美好的,只有不懂生活的人”我也认同的笑了,“前面路边的那个小女孩是你的朋友么,”师傅问我

“是,是,是她”我有些激动。

当我的手和她的手拉在一起的时候,就都笑了。她还是像从前那样瘦小柔弱。她牵了我进了一个院落,一周都是屋子,都是租住的人。院子的中央被她们倾倒的污水恰也隐射着她们的生活。圆妹子似乎感觉到的说:“这里都是租住屋子的人,她们都不大讲究,门一开,就把污水泼出来了,我的屋子也很乱,不要介意啊”

“怎么会呢,我们俩不都是农村的么,只是我们从来都是收拾的很干净啊,院落也是,你一个人的时候,不也是么?”

“是,但是这必经都是租的,谁管啊”

进门,看见床上有个小男孩,正扯着一截布条在玩耍,旁边的小男孩赶快说:“阿姨,你回来了,我走了”便蹦跳着出去了。

圆妹子抱起孩子坐在床边上,一下子说了很久,我几乎很少插话,我恍惚间就觉得我们似曾当年似的围坐在火炉旁边,说着话:我结婚了,你可能不知道,因为我们彼此联系不到,和爸爸来这边,一直在摆些小地摊。生活一直很辛苦的,在我结婚之前,爸爸带我去见了妈妈”

圆妹的头低了下来,我记得从前我们上学十几公里的路上,我们骑着自行车曾无数次的幻想过她的妈妈。她没有任何的记忆,我的妈妈也只是说,她的妈妈在她爸爸上山拉柴的时候,把她用布条拴在炕头,留了水和馍馍便走了。爸爸也就一直带着她到现在。

“妈妈怎么样,你感觉好么?”

她笑的有些凄苦,“说实话,我没有感觉,二十多年了,我曾经想象过的无数次的妈妈,和我见到的时候,真的是很有距离的。她重新嫁了人,她又有3个孩子,根本也不少我一个的,对我还行,爸爸只是把我送到那个村子,然后就在别的地方等着我。我住了两天,感觉真的很淡,曾经问起妈妈被爸爸打过,曾经坐在院子里想过妈妈,可是见了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一样”

圆妹的孩子在怀里闹,她说是饿了,便弄了吃的喂他,动作机械的娴熟,人却还在记忆里。她一勺一勺的喂着,我只是看着窗外,有个胖女人开门,大声的呵斥着她的孩子。

我回村的时候,听见村上的人说,他爸爸也去了,其实他爸爸也就刚50,死在自己的屋子里,圆妹子回去看他的时候,才发现死了多日。我在想她的心怎么承受,我有些心疼。尽管在她一个人住过的小院里,有次我俩在围着火炉烧着土豆说话呢,猛的被一脸血的秀吓了一大跳。秀我在放羊娃的文字里写过,她本就很少说话,天天放羊,可是今晚被她的妈妈用拴驴的绳子打了,因为绳子上有铁质的转环,所以打破了头,圆妹子利索的去外面的草垛里找寻一种止血的草,拿进屋砸了砸扯了衣服的布条给她扎了包好。我被爸爸用铲子皮条打出过青的红的印,打出血的时候还是没有的。圆妹子一样也会被爸爸打,不止在问到妈妈的时候。但是这些留在我们身上的伤痛似乎山野又给了我们很强的愈合能力,总也就都过去了。我们都哭了,为我们年少生活的愁苦。可那个时候我们那里知道生活仅仅只是个开始,有些苦痛甚至会超出我们的想象。

圆妹子喂好了孩子,孩子已经在她的怀里睡了,她起身把孩子抱进了里屋,放在了床上,盖好小被子。转身自嘲似的笑着对我说,我结婚就只买了这一张床。然后幽幽的问我“那个,我爸,你听说了没有”

“嗯,回村的时候听起过”

圆妹子眼里泪花闪烁:“我爸爸其实很希望我找个本地的,至少还有个婆婆公公,有个照应,有房子有地的,好歹说有个去处,可是我还是固执的找了一个内地在哈密打工的,什么都没有。真的很辛苦,可是辛苦的人很多,我夏天的时候去洗机车,可是哈密的天太热了,我总会晕,就失去这份工作了,现在只有他去装货挣钱,也还好的了。秀怎么样?”

“秀,秀嫁了本地的,有房子有地,可是男人打起她来也要命。大冬天夜里十几公里一个人走路跑回家里,真不知道谁能保护自己。男人打了跑妈妈那里,妈妈打了,那个时候跑你的小屋,可惜如今你的小屋没有了,没有地方庇护了。”我说的时候,圆妹子的脸上有些笑意的问我:“我家的屋子都拆了么?”

“是,院子还在?”

那个院子曾经有过我们多少的记忆呀,冬季爸爸出去干活,就只有你一个单薄的人儿守着那个家。我总是站在那个松枝绑成的门口,大叫你的名字,你就会飞快的跑出来,用脚踢开里面顶着的木棒。我扬手让你看,看我在县城给你买的发夹,你总是欣喜又抱怨的说:“用不着的,我在这里,布拉条子也能绑头发的,你留着。还有我上个礼拜去镇上买了几个苹果,一直给你留了2个,可是有天没注意,被进屋的小山羊吃了”看你一脸的委屈我把卡子塞给你说:“城里好买的,不用留”。才发现满屋子的浓烟。你说:“炕可能里面的炕面有塌的,堵了烟道,火炉总是不着,所以我一个人把炕拆了,把土块和炕面全搬出去了,又从外面扛了木板进来,在土块上搭了木板。只能这样,我干了整整一天呢。现在烟散了,就好了,我重新搞了炉子。”

“你真厉害”

你笑了,很成功的笑了,还有朋友我的肯定。我依然和你坐在火炉边上说着话,总有吱吱拉拉的声音。“什么声音”

“哦”你像想起什么似的,到墙边关了挂在墙上的收音机。歉意的说:“夜里风很大,拍着窗户只叫唤,我裹紧被子,还是觉得有些害怕,就只有打开收音机。其实我知道很多时候夜里没有台了,但这种吱吱拉拉的信号的声音也让我好过些”

又有一次见你坐在院子里哭,原来你唯一的小狗,在你下地的时候,被前来办理狗牌的所谓工作人员,用枪打死了。理由是,谁让没有人在家的。他们是根本不懂情感的,不懂一只小狗给予你多大的精神抚慰。

不想这些了,关于从前,我们有很多的情节,但那个时候连哭觉得也很纯粹,是因为我们那个时候不懂生活么。记得我们和秀还在挨打后讨论过,父辈这代人该是有着怎样不告诉我们的故事,为什么村里会有那么多的孩子没有妈妈,妈妈难道仅是因为单纯的出走。还是她们本来就不愿意留在这里,孩子也是不愿意的结果。那么平时的挨打是不是就含了对别人的怨愤呢,也不单是对自己呢,再说我们犯能犯多大的错啊!我们那个时候总是说搞不懂。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思考过,那些离开的妈妈,是依然的回到她们从前的生活了么,只是因为当时时代的被迫么,所以今天村里的这些孩子就是你们天南地北本就不可契合的命运造就么?我想我是真的不懂。

如今,我不知道我们算不算懂生活,懂不懂,我们都在其中的,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就像圆妹子今天依然是笑着给我说这些,然后又说:“只能这样努力些的过,我也是妈妈了”。

圆妹子坚持把我送到大路上,一直拉着我的手。我也没有语言了,也许拉着就好!我上了车,没有回头,因为泪忍了好久。

我曾喜欢过一句话,困难像座山,翻过去就是一马平川。当班车翻越天山庙的时候,我就真切的看见了弯弯曲曲盘山道下的故乡的平展。身后的就过去吧!我们该试图学着好好珍惜现在,父辈也许也做过很多的努力和挣扎吧!但我们要超越他们当年的思维,要有更好的现在和将来。有些身后的记忆不单单是为了回味或者触摸,沉湎从前的苦痛就是不对的了。我想,这一切,应该是为了更懂生活,更好的生活。并追求更高的生活的。

 

就像小时候我乱挖了块地,结果就真的看见了美丽的盛开。那个时候,老听村人说丰收是老天待见,所以美丽的花也是老天给我的了。所以,每个人都会有我们自己美丽盛开的自己的花园,不要等人送花,只要自己辛勤去挖去种,老天也会像待见农人一样待见咱,给我们盛开的幸福。我的美丽的愿望。都听见了么,圆妹子,你也一样,还有你,秀。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