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妈妈的一天  

2008-05-11 14:23:48|  分类: 小桥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别人发了很多信息说今天母亲节,这个节日我好像知道的并不太久,以前从来不知道。不仅是我来自山里的过,反正知道这个节日没几年,也在这个节日里从来说不出什么,表达不出什么。因为我们似乎都在乎自己真切的生活,所以这个节给我的是我想写下妈妈的一天,算作祝福吧!

 

在这里,很少有人戴表,不是不买,是看太阳看习惯了。他们总是看太阳在地上投射的影子就知道几点,一般和表的误差也就十来二十分钟。我的妈妈就是这样,我没有见她戴过表,但也没有因时间误过事。

太阳刚冒花,妈妈就起床了,因为要挤牛奶了。由于一夜的休息,把小牛分开在另一个圈里,所以牛妈妈的的奶涨的很满,走路撇着后腿很慢。把它拴在院口的大树桩上,开始挤奶,两头牛挤完要半个多小时。

把牛奶放进厨房后,先不做早饭的。要先安排奶牛出圈,这里的人几乎都是这样的,所以妈妈会牵着奶牛,拿着很长的绳索去给它们找个草好的地方拴在那里吃。一般是离村子约5公里左右的地方,也就是我们的东湾,在水库下面,田间地头的草比较茂盛,因为远所以少有人来,但妈妈总说牲口和人一样,照顾的好,自然身体好,就不容易生病,容易越冬。我家的牛毛色光亮,而且听话,很让别人羡慕的。因为不听话的牛会挣断绳索,吃别人家的麦子,会不好解决的。我家的牛这样的的情况很少,除非是妈妈没有丈量好距离,让牛不小心吃到别人家的麦子,虽然别人家并不知道,妈妈总是去给别人说明,然后秋天收麦的时候把我家地里的给人家赔过去。有次我扛麦捆给别人赔,累死我了,不解的问,人家说了就凭妈妈能说一声告诉他不用我家赔的,还干嘛坚持。妈妈说,该怎样就怎样,谁的收成也是从种到收不容易。

拴好牛,要快快的走回家,开始吃早饭。我家的早饭比较简单,园子里随便弄点菜,馍馍,奶茶,就好了。然后就要开始喂羊,喂鸡,鸭子……还有小猫咪。这两年雨水稍好,老鼠也多,也许下药省事,但是妈妈说不好,不但会让其它的家畜误食,而且许多死老鼠被一些鹰,猫头鹰之类的飞禽吃了,也会药死它们,不好。然后我才知道,咱家用了多年的羊圈的大门,那个拆迁时买来的大集体粮仓的大门上掏的圆洞,原来是为了让猫进出的。有些时候,我在生活里有些恍惚,不知道哪种文明更近。就像现在城里提倡不用塑料袋,在这里买东西,要么褡裢,布兜,芨芨草筐,要么少的物品撩起衣服便兜了回去。每次吃完物品的塑料包装,包括糖纸,妈妈都要我放入火炉或锅头里烧了。因为在包装纸上的气味会吸引牲畜吃下去,但吃下去消化不了,也会让它们死。在这里,总会有种感觉,生物和人彼此间的一种朴素关系。

一直忙忙叨叨的,有人打奶子就打走一些,剩下的还要做酥油,奶疙瘩之类的。都是小火慢慢熬制,很费时间。空闲也会去看看邻家奶奶,下庄子的婶子,有时候我在的时候,妈妈会把奶子装好,说谁病了,奶子养病好,让我给送去。回来又看见妈妈转着毛驴车的轱辘在拧绳子,当然都是用来拴牛,拴驴的。小黑子是一条毛色纯黑的狗,不时的从妈妈的布条筐里扯出一条来玩,妈妈嗔骂它的时候,才连说自己真是老了,小黑子的饭弄好,忘端出来了。这个时候,小黑子就用两个前爪支着身体,黑黑的眼珠透着晶亮的期待的光,乖乖的等在开饭的地方,那样样可爱极了。

把奶疙瘩晾在院里,盖上纱布的时候,太阳的影子已是正中了。要去饮牛了,还要给牛重新挪个位置,因为一个绳索,牛可以以铁镢定下的位置为原点,吃个圆圈出来。喝了水换了位置就又开始吃了,毛驴也是这样的。中午还要给鸡鸭添水,还要在饮完牛回来的时候,顺路拔一些蕖蕖草,野芥菜之类的草喂鸡鸭,又不能放它们出来,真是刨着吃的命,有吃的,它们也会把地刨的大坑小坑的,所以种地开始就是它们圈养的日子。

中午忙的时候会喝酸奶,吃馍馍打发过去。从中午忙完到下午有时间就要锄菜园,洋芋地的草,好在都在院落附近,就可以少走路了。

傍晚整个还是要重复早上的工作一遍,包括挤奶。我在的时候很喜欢下午这个环节,我去东湾牵牛,妈妈就可以做下午饭,当然一般都是妈妈牵回来再做饭。我把绳索盘好,我不想背,就搭在牛背上,告诉它是你用的东西,然后它像听懂了似的水平极高一路也不掉下来,晃悠晃悠的背回来。它们已经被妈妈养的很听话,一溜排着队回家,半道知道那里有水跑去喝足继续走,它们比我还熟练回家的路,所以我只消跟着它们。遇见泛着淡淡灰尘和夕阳昏黄余晖里归来的羊群,会和羊倌热情的打个招呼。这也是妈妈的生活项目之一,说他们间的招呼也是一种交流呢,就知道那里的草好草不好,长起来没有。就光照顾牛这一项,我不在的更多的日子里,妈妈每天往返三次,就是少也有近20公里的路。

等鸡鸭上架,牛羊进圈,门前最后一群羊群也掩在渐浓的夕阳余晖里的时候,我们吃晚饭。我们总是劝父母别种地了,少养这些牲畜了。太累了,闲着不好么?

“你芬婶被闺女接到城里去了,有大半年没有回来了,今天在黄渠边挑水的时候我见着了,没有在这看上结实了,说在城里太闲了,像坐牢,而且老生病,病一直不好,回到这里就好多了,而且一再的说城里的生活对于我们忙惯的人是坐牢……”妈妈不经意的絮叨着看我吃完拉条子的碗。问我:“要不要再喝碗奶茶?”

我正在愣神“不要,嗯,要……”

其实我早就明白这种生活的坚持,该是我蹲在地里割麦子的腰酸背痛,腰杆子晒的脱皮的火辣疼痛的疼,让我觉得是种舒服是类似的概念。因为从春到冬的劳作,因为从种到收的期待,因为牲畜从生到老的成长,因为从日出到日暮的每一个轮回……都是真切的,不可分割,不能割舍实实在在的生活。所以我很多时候会对父母也对自己说,就尽量按自己的意愿生活着吧!

妈妈的一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越过了漫长的冬天,大地上刚开始有草,牛还是比较瘦的,看它 背着拴自己吃草的绳子,技术还不错吧,一路可以背回家呢,小跑一下也没事的

妈妈的一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眼神在说拴它的绳子一圈的草都吃的差不多了,该换地方了吧?

妈妈的一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小牛一般就拴在离院落近的地方,它吃不多的

妈妈的一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下完雨的水很浑,但牛不管那么多,跑过去就喝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