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浪迹  

2008-06-06 19:47:56|  分类: 山野偶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和莲在聊天,莲说你的生活怎么越来越多了些浪人情趣啊!听来忽然觉得是不是那种四处游走的气息太浓了些。说不上来,但是我想每一种游走都自有促成的机缘的。我只是喜欢浪迹在山水自然间,喜欢那种意念单纯到近似荒芜。

在由吐鲁番到乌鲁木齐的途中,路过达阪城古镇。达阪城,古时称为“白水镇”。源于天山南麓雪水融化而成的溪流,水质清澈甘甜,在山间的石头上激起阵阵浪花,犹如白雪飞溅,两岸陡峭的山崖,称此山涧溪水为“白水涧”。也是以前丝绸之路自东沿山间西行的“白水涧道”。在这里因上世纪30年代王洛宾改编创作的一首流传在达阪城,吐鲁番一带的维吾尔民歌《达阪城的姑娘》享誉全世界。所以在古城的旁边的新城里有王洛宾先生的艺术馆。这里常年刮风,说是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所以这里的树都朝一个风向长成歪脖树了,这里还有白水驿站,军屯人家,民族手工艺坊,草原石人,古唐城遗址。

走在本是湿地间自然形成的那种有青草丛生的小路上,有清澈的水流淙淙而过,在形成水面的地方被风吹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向远处悠然荡去,青青的叶子爬满艺术馆的墙壁,只有红色的字凸显出来。在艺术馆内,讲解员从生平开始讲的很详细,只是我不知道当时是精神不集中,还是在想别的,竟然记忆寥寥。唯有王洛宾先生在听到三毛在台北自杀的消息后所写的那首歌词,在耳边久久萦绕。洛宾先生写的名字为《等待――寄给死者的恋歌》

 

 

你曾在橄榄树下

等待又等待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

徘徊再徘徊

人生本是一场

迷藏的梦

切莫对我责怪

为把遗憾赎回来

我也去等待

每当月圆时

对着那橄榄树

独自膜拜

你永远不再来

我永远在等待

等待等待

等待等待

越等待我心中越爱

在走出这里后,心里还是莫名的感觉。车上的人说像三毛这样的作家思维总是奇怪的,但是她当年只身来到乌鲁木齐王洛宾先生的家里,和洛宾先生穿梭在乌鲁木齐的大街小巷,丝毫不介意人们的目光和议论。但是洛宾先生在和三毛的书信往来中说到“萧伯纳那柄破旧的阳伞,早已失去了伞的作用,他出门带着它,只能当做拐杖用,我就像萧伯纳那柄破旧的阳伞。”后来王洛宾迟复三毛的信,三毛责怪道:“你好残忍,让我失去了生活的拐杖。”当然也有人说她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恋情,无论什么样的说法都是说法了,我并无意争议。我只是单纯的被那首词的情意打动,被三毛女士的率真感染。就这样。

就这样,常常也都会这样,在我的旅途中,被一些故事和人物打动和感染,知道自己驻足的理由,也憧憬远方的风景。于是总是用心的感悟,采撷一些于我来说的生命的意义。于是仍浪迹在路上,也许在找寻驻足的理由,也许只是想把自己走累自然会停下来,也许有其它的类似情意的憧憬,也许还有其它的也许。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