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北山坡的夏日  

2008-07-11 19:22:28|  分类: 我的家乡巴里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妹妹给我的石头很多,白色的那个是一个牛髀石。我也只能挑小的带一些,当石头附带了情意便有了记忆

山村菜园的墙

两个小妹妹。一样的裙子是我买给她们的六一礼物,穿了在这里照相。很快乐的样子就是孩子的心吧!身后是她家的黑狗,好玩的是黑狗的家是放倒的水缸

石磨,手工编织的柳条小筐,一束野茴香,便勾勒出山野人家的日子

牧羊的鞭子

采回家晾晒的野蘑菇

后面全是庄稼地,麦尖上都是阳光的舞蹈,远山也层晖尽染

豌豆地,舞动翠生生的丰收喜悦!

 

“妈,我到大门外面拦辆车子,去北山小姨家了哦”我说着就拿起围巾出院门。

“你尽量拦个毛驴车子,虽然慢,舒服一些。”妈妈答应着也跟着我站在大路边看有没有北往的车辆。

运气真不错,刚站定,就过来一辆毛驴车,但是我一看是一对哈萨克夫妇,有些犹豫。但是妈妈已经拦了,人家也停了下来,而且他的秧缸子(哈萨克语称谓妻子)赶快的朝里面坐了坐,给我在毡子上挪出一块位置来,她的大方倒让我为我刚才的犹豫惭愧,原来沟通不仅仅只是语言。

一路得得的晃悠,去北山。遇到很费劲的爬坡的时候,男主人总是从车沿条上跳下,并用手抓住前面的车梁助毛驴一臂之力。我就赶快起身准备跳下去,男主人慌忙摆手并连声说“包了代,包了代(不用,不用,或者好了,好了),他妻子用手系了一下围巾也拉住我,我只好有些歉疚的坐下,好在这样的坡不多,爬上坡,男主人攥着缰绳,在跳上车的时候看了一眼妻子,妻子也一脸幸福的看着他。在村口的地方,男主人让毛驴站稳让我下车,并用手指了指山谷,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就把我送这里了,他们还要继续走,家在山谷口,我感激的摆手再见。看他坐上车,妻子往他身边依了依,笑着给我摆手。他们的日子轻轻的渗透在车子后面的面粉,清油,砖茶,绳索,小孩穿的球鞋之类生活用品上了,这样到镇子上的采购要花去他们一天的时间,看他们继续往北走,像日子每天往前走一样,然后转身进村。

走到院落旁,老黑狗叫个不停,“玲娃,青青,”我大叫

两个小妹妹快乐的从院子里飞出来,拉着我进院子,告诉我小姨去山上采蘑菇去了,快回来了。在这山野就是这样,夏天很好过,野菜很多。上次来还和小姨去东边的山梁杆上捡头发菜,山里野红葱,野蒜,野韭菜,野茴香等等的野菜多的是。山上见云就会落雨,所以野蘑菇很多,晒干可以贮藏到冬天,做羊肉汤饭,再加些红的绿的萝卜丁,窗外雪花飞舞,桌旁热气腾腾,山村人家的日子就缭绕在了一碗野蘑菇汤饭的气息里。

小妹妹说谢谢我送她们六一儿童节的裙子,节日过的很快乐,有东西送给我。我说不用,你们快乐就好!她们固执的拉我来到里屋,在门旁边有一堆石头说要送给我。我看着这堆石头不解的问她们:“为什么要送我石头呢?”

“姐姐,你上次和我们去村后的河坝里玩,你不是在捡漂亮石头么,”忽然想起,的确我捡了放在花盆里了。

“我们每次去迎羊(傍晚羊群归来时,要有人去接,因为靠近村子有庄稼,所以下午一半要还有人去接羊群,两边夹道似的有人,羊就不会进庄稼地,一个人不好维护,顾了东顾不了西)就会在河坝里给你找漂亮石头,然后就有了这么多”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骄傲和自豪。

我拿起一块看了看,她们一个说姐姐这个好看,上次下完雨的时候在地边捡的,另一个说姐姐这个也好看呢,一会我怀里被她们推荐满了她们的漂亮石头。虽是普通的石头一旦附带了这样的心怀我变的无法拒绝。以至于小姨送我下山的时候,我坚持用褡裢把这些石头都装上了,像是装了满满的心意。

小姨回到家里,很快就让小姨夫宰了只鸡,捡了一些白白的小的,我们叫丁丁蘑菇的,这种肉紧实,在冬天和肉一样,比红伞,黑伞的蘑菇都好吃。

“来吃饭了”小姨叫着我们,我们就那么围坐在小桌旁,一盆野蘑菇爆炒小公鸡,吃的我们咂巴着嘴说好吃,“回的时候再提一筐子回去,还有带点干的到你哪里,我一会给你装好”小姨从锅里往盆里添的时候对我说。

“这在城里卖好贵的”我说

“贵不贵,山野的东西,喜欢吃就多带些,这样的东西在这里那论什么贵不贵,卖给谁啊!自己也吃不完的”小姨说。

吃饱后,又和两个妹妹去大田里疯,小姨和他家的邻居坐在菜园的墙头上说话,因为是夏日的过,这里落太阳到快十一点了,阳光在随风轻漾的麦尖上舞动金色的光芒,小河的水从坡上向下一路打着清亮的呼哨在石子间跳跃着晶亮的水花,渠边的野花也招摇着,一不小心,花瓣便落在了小河里,载走了它夏日的梦,远山一片层晖尽染。我们也奔跳在田间的小路上,偶尔会爬下来,不出声的,像藏猫猫那样。

“姐姐,你在干什么”

“在听麦子成长的声音啊”

“哪有啊”

我起身从田里拔出几颗青稞穗,大田里麦子不纯的地里会夹杂青稞,一般都要拔掉的。不然种子越来越不纯。告诉她们回家吃燎麦。(用刺或者其它的把青稞麦穗烧熟,用手一揉就可以吃的青稞,一半黄一半绿)她们雀跃。我俯下身又去拔一棵青稞的时候,似乎真的听到了饱满的拔节声一样,有些感动。

在院里吃燎麦,小姨的院子里是一些邻居,笑着看我这么大的人在干孩子时代的事,说他们正经八百的事“队长说明天轮大寨田的水,到三天以后轮庙台子地的水”

“哦,那明天要早点去对坝,对结实点,上次冲断,堵了半天,才堵住,可是时间和水方算我的”

。。。。。。。

离开的时候,他们的谈论依然热烈。

小石磨,手工编织的柳条筐,还有那束野茴香,于淡然中勾勒山野人家的日子。与那群谈论热烈的人儿何尝不是平白间的渗透。

夏日的暮霭淡淡浮起,有拉水的车子从小路上悠然而过,牛羊都在吃了一天的草后悠哉悠哉的回来,看起来都是满足的表情哦!夏日似乎就有了幸福的味道。如若能嗅到这种味道,你定是幸福的人儿。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