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一个人的连队  

2009-02-11 00:28:32|  分类: 军马场七连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是主人的院落,是连队最北头的最后一栋。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脱土坯的模子依着墙角,弥散着温和的气息,院落里不止这一个,所以我猜主人是否是拿这些很少使用的工具用来喂鸡的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是屋后的一片白杨林,也似乎在北山的背景下生疏了当年的挺拔葱茏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通往背面的后门上的门框像是那片白杨林诗意的画框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中间便是穿越连队的路,上面有清晰的辙痕,旁边红色的是当年建的公厕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些铁丝网都是主人为了维护这片林子自己圈的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看来搭建的这个小棚子也是为了给那个牲畜遮风避雨的,正对不远处那丛发红的便是野生玫瑰。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来盗屋子的人对这些都是不感兴趣的,一本《军马卫生员教材》似乎略略的提醒了我们这里的曾经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我把硬皮本放在了保险柜上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就是屋子里被盗者扔弃在门口吸引我的那本书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春天白杨吐蕊,大地在枯败的茅草下一片生机勃勃的绿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等到大树变绿时,还是感觉很葱郁的,这是最北头的树林,再背后就是北山了。

一个人的连队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春天的时候,树枝在阳光下有着嫩嫩的新绿

 

 

从这边去小柳沟,是要必经军马场的七连的,已经是很寂静颓败的景象,没有了门窗的房子,偶有鸦雀猫头鹰飞过。更凭添一份寂寥,因为少了人的惊扰,才有了它们安心的栖居。路是穿越连队的,在出连队拐向小柳沟西路口的时候,我看见高大的白杨有秀逸的枝丫小心的擎了几片黄色的叶子,在蓝色的天空底色上静静的记忆美好。进连队地方的树木几乎都枯死或者被偷伐完了,我惊讶这片留下的树林,我好奇的说:“这片树林怎么没被周旁的人偷伐?”

“哦!是陈大头圈起来了”小姨说

我当时并没有太深究这个人物,但是却为他留下的这片树林,这片美好有些心生感动。直到后来的又一次经过,我有了记下他的想法。我看见我春天拍的时候还有门的屋子,现在都没了,我在这个空无一人的连队里转悠,一切仍是井然的,当然仅是指房屋排列之类。不同的屋子留有不同的生活痕迹,俱乐部里曾经的舞台,食堂曾经为人打饭的窗口,那些裱糊在墙壁和顶棚上的70年代,80年代的报纸,还有那大库房里的学习园地,还有那留给很多人记忆的被拆的面目全非的供销社柜台,还有俱乐部墙上的“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标语,我像穿越在了某个特定的年代。

在又一栋房子前,也就是最后一栋,准备随便转悠一下就去小柳沟了,只因这栋屋子的门口看似被扔弃的一本书吸引了我,书的名字是《冬天里的春天》。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的那一刻,在并不完全知道书的内容的情况下,便单纯的喜欢上了这个名字,在这个特别的氛围里,不仅是含了一种渴盼和祈愿。就是这本书吸引我踏进这个屋子,屋子已经没有门了,像是被别人生生的卸了去。屋内一片狼藉,锅碗瓢盆乱扔一地,地上还有被洒落的辣皮,白砂糖。一些书纸业之类的被胡乱的踩踏过,我似乎对这些是比较感兴趣的,我拿起了一个硬皮本翻看,是关于电子线路的笔记很详细的,有手绘的电路图,从后往前翻,有一些个人的类似杂记的文字。然后我离开的时候把它放在了倒掉的保险柜上。我在火墙的位置,看到曾经火炉的地方,我感觉这个场景不该是搬家,而是被盗。因为一般火炉凉了才能搬,若是搬家就不会生火炉,怎么会倒出多于惯例的炉灰呢。我大声的喊妈妈,妈妈已经走过了这栋屋子,朝着小柳沟的路。是妈妈告诉我这就是小姨告诉我的陈大头的住处。

我不解的向妈妈描述着屋子的景象,说哪有这样搬家的。

妈妈说:“呜,不知道,他是单身汉么,不爱打理吧,有个媳妇就好了。”

我留了几张照片,在出了屋子的旁边,有一个后门,后门的门框恰似屋后那片白杨林的相框,有些诗意。我走进棚圈,有阳光从覆盖杨树枝条的破了的屋顶洞里泻下来,在棚下的破锅盖上投射一方光亮。有脱土坯的模子依在墙角,这一切都朴素的那么有生活的气息。还有一个堵院落的门,上面锭了一些想是从别处移来的铁皮,上面有漆的斑驳的“发动机请勿靠近”的字样,想必都是主人勤劳的杰作。

屋子的周旁都有着屋主人悉心打理的细节,最让我心灵震撼的还是这片依着他的屋子的树林,也是给过很多人美好记忆的树林,他是用铁丝网圈了起来的,这片树林也是因他的存在而存在,没有他,也许这片树林也是和下面的树林一样的命运。因为我知道周旁有的牧民和人家放在屋子里的白杨,定是伐的活树,不然怎会藏在屋子。多么不容易的留守。

在出了屋子正对右边院落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从刺条,冬日的白色主题里泛着一丝柔和的红色,我认得,这是北山上的那种野生玫瑰,给这个院落凭添了一抹温情的色泽。

看着主人悉心经营的这一切,像是在渐渐走进一个灵魂。我很难想象一个单身的年轻男人,一个只剩他一个人留守的连队,一个在每个夜晚要燃着蜡烛的地方,一个爱读书的人。那些在窗台上散落的白的,红的蜡烛头,那些燃烧滑落滴下的痕迹,我就会不自觉的猜测他白天里的劳作,清风月夜里的思绪,该是怎样的一个灵魂,留下了这片树林,一个人住在这里。。。。。。

在村上很多人知道他的外号却不知道他到底叫什么,找了他的朋友我问到了他的名字电话,但是并没有联系上他,本来是很想和他聊聊的。他的朋友告诉我,他的屋子是被别人在他去哈密的时候撬开盗了,因为那个连队他走了便空无一人,被盗了两次,几乎失去了全部家当。连部很多的东西最后他用的都买了来,但是却都这样被盗了。我不知道他该要以怎样的心情来面对这本就有些清淡的一切。说他的牛都在北山沟里,有不少的羊。他其实以前学习非常好,人也非常的勤快。并第二次听到像妈妈说的那样就是缺个媳妇。况且一个人呆在那个连队,上那里去找媳妇,也不是谁都愿意陪他在这里生活。他的父亲是以前七连的指导员,母亲没有了,就埋在七连后面的坡地上,在他需要倾诉安慰的时候,就会去母亲的坟上。别人告诉我,在他家屋子的后面还有一个大坑,是他家的菜园,因为紧邻以前的饮马槽,常年的有一股流水,所以房前屋后因了人的打理,葱郁着季节的流转。

写到这里,其实我依然希望自己能够联系到他,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他的房前屋后,还有别人的对他的讲述。记忆便会定格在一些画面。因为我想祝福他,也愿他能如愿的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在这方特别的天地里,构筑他意愿中的幸福。

最后请他原谅我,我带走了那本《冬天里的春天》。就这个单纯的名字,也是我对他真纯的祝福!走过冬天,拥有自己人生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618)|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