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春天又来了  

2009-03-07 00:37:34|  分类: 山野偶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天又来了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茫茫戈壁滩上的雪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融化的,春风携了四野的尘土落在上面会融化的更快。

春天又来了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山村的清晨

春天又来了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太阳出来了,照在黄土的屋子,树梢,还有柴火堆上。。。

春天又来了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不在使用的村小学校园,寂寞的篮球架

春天又来了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教室很小,可能是考虑孩子不多的缘故,不知什么时候被做过羊圈,里面积了很多的羊粪,墙上还有清晰的“红领巾”黑板报

春天又来了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庄稼院一角,有人说有着草垛的屋子是对牧人永远的诱惑,勤劳的人们总会在秋季备很多的草,以便牲畜能够很好的越冬

春天又来了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我喜欢和大地和大地上简单的事物亲近,在这样的时候,总让人踏实和安宁

春天又来了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是北山边的人家,下面的这张就是南山,所以看上去这面的山是向阳的,下面这个是在雪山,在山的腰部深色的都是松林,是南山也就是天山。

春天又来了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那一缕炊烟生动了大山前的庄稼院

春天又来了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最后一道光亮也渐隐渐弱,屋子的身影黯淡而去

 

春天的风如期的来了,依然是老样子。胡乱的刮一气,有些时候不是掀翻了草垛,就是把戈壁的枯草刮的满世界乱跑,然后又积在了院墙,猪圈,一些避风的地方。更多的时候是携着一些沙尘,混黄而来。然后一冬的积雪便被附上一层沙尘,反倒在太阳的照耀下融化的更快,化了的雪水又会在大地上肆意的流淌,用大地喜欢的方式下渗,孕育那些希翼生命的根。

“大嫂,问一下大哥去县城回来了没有?”我看见红姨正跨过院子门口的门担朝屋里走了进来。

“没有呢,咋了,有啥事么?”妈妈正收拾一些旧衣服旧裤子的,说要拆了打褙子,是纳鞋底做布鞋用的褙子。

“我那天去镇子上买日历,把镇子全转完,也没有了,我们没有日历也能过,要啥日历不日历的,可是家里有学生不行,要看着日子接送的,我想大哥还在县城,让带个日历回来。没有上学的娃娃,谁还管日子过到那天了,等娃娃上完学就好了,日子也就省心了,地也就少种些,人也缓一哈。”红姨新烫了头发,坐在炕边,一边用手塞了塞炕沿露出的一截麦草一边说着话。

“我们家就没有买,也是这些娃娃拿回来的,有多余的,给你一个。你也别指望娃娃大了省心,有省心的娃娃就好啊”妈妈起身去拿了日历给红姨,红姨执意要给钱,“多的也没用,一个就够看了”妈妈挡了回去。

本来我们的小村是有学校的,3,4队一个学校。随着学生的减少,变成了六个队一个村一个学校。我毕业的时候我们班11个学生,下个班6个,自打合了学校后,孩子无论大小是都要去很远的地方上学。直到现在连村上的也撤了,全合到了镇里,所以一年级的学生也是住校的,再后来村子里只要有学生的家长就安排了班次,依次去十几公里外的学校接送孩子。每个周五去学校用小四轮把村子上的孩子接回来,周天下午再负责送到学校。周天下午走的时候孩子们会带着馍馍,炒好的菜到学校,所以即便是一年级的孩子在这个时候就要学着安排自己的生活了,要计划搭配着吃带来的事物,还要管好自己的饭票和钱,以及生活物品,要记得在周五回家的时候带了穿脏的衣服,不然周一升国旗又没有衣服穿了。这是我们村,实际上还有一些地方的孩子,就开始自己骑自行车上学了,尽管路程常常他们要花费掉3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看起来有些辛苦但我想有些时候也是有用的。

看西边那条路上的小四轮在朝着村庄的方向驶来,其实很多有孩子的人家在房顶给羊扔草的时候就朝这个方向看了很多次了。只要看见就会喊着让快把火炉捅旺,把做好的好吃的快给热上,因为一般这个时候回来的孩子跟一个星期没有吃饭似的,其实于我那个时候,有计划不好的时候,最后一天实际上是从早上就没有饭吃了,所以路上就开始巴望下午这顿饭了,那个时候妈妈也会做了好吃的。小四轮在村子里停下来的时候,跟村子活了似的,一下叽叽喳喳的,还有那些鲜亮的大红,翠绿的衣服,艳艳的跳跃在村子的小路上。

也许看着下一代成长是人们生活重要的一部分,很多的事物都是关联他们的。种地,养牲口,都是为了供娃娃上学,给娃娃在城里买房子,给娃娃娶媳妇,给娃娃的日子帮衬帮衬。。。反正总有不尽的理由让人在土地上停歇不下来,一季一季的延续。。。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封闭的大山里予我们的很多,让我们在面对外面的新奇世界的时候,那么容易迷失,而最终让山里的父母在土地上沧桑,背过人前转身落泪。因为时光只是手心手背轻轻翻转了一下,那个下午还在装着妈妈炒的菜,馍馍,为妈妈给自己扯了一块桃红的布做的新衣欢喜的去学校的你,在妈妈如今瞭望村口的那条路上很久都看不见了。

偶然经过一个庄稼院的时候,有低低的啜泣从后院里传来,那种压抑的,时断时续,偶尔又像被噎着的哭声。我看不见她,她也不知道墙外的我。等我从下庄子回来,已经是2个小时的样子,那声音还在,气息弱于先前,但弱了的啜泣呜咽的更加悲怆。后来大概知道,女儿在外面不学好,父亲一气之下拉回村子要严加管教,但是习惯了城市生活的女儿已经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总是要跑。在一次激烈的冲突中,父亲手里的斧头跺向了她的一只脚,脚上一下就被跺了一道血口子,旁边的脚趾差一点就被跺下来,这是在场的人说的,但是女儿没有叫一声,还是趁父亲不注意的时候,偷跑了,哭泣的便是她的母亲。

先前读书的那些情节还是那么温情,我想那些孩子都会记得每次接送的自己的父亲或者同学的父亲,那一身的雪花在校园门口,那满狗皮帽子上的霜花,那满心期待你们长大的愿望。

是的,春天又来了,总是会觉得也期盼一切的生机勃勃。但是不是有期望就是件让人愉悦的事,总是盼着孩子长大,自己可以不用再辛苦的劳作去交学费,去买房子,娶媳妇,可是长大了自己依然还在土地上,连期望也没有了。

这里的春风总是这么强劲,昨个压在草垛西头的木棒又被掀下来了,就又急急的爬上去捡木棒。忽然有看见那些身着鲜亮的衣服的孩子们又开始集到村里的大路上,已经有孩子的爸爸开了小四轮等在那里了。

“这里这么荒凉”这是邻居家的娃子考到内地大学第一个假期回来说的话,带着不屑的鄙弃。

“起你先人的,你妈的你十几年不是在这长的,忘本的家伙”有个岁数大些的耿直的大叔一下就来了火。可能坐着小四轮去上学的景象离他这次回来不过半年而已。

春天来了,村子中间的路上化了很多的水,土墙根里站着几个人。在太阳地下谝传喧荒,说道一下这个人那个事的。

总之不管这些个庄稼院院里是什么样的故事,反正是春天又来了,大家都看得见。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