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天算定?  

2009-04-30 21:56:29|  分类: 我的家乡巴里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算定?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出了镇子回村子的路,在春种的季节,下午的路上,没有一个人,更没有一辆车。我只能走着。这是新修的乡村道路,这个春天新种的树苗,有点样子。

天算定?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是回村子毕经的白家庄子,这条被叫做沙河的绵延了很长的一段距离,长满了这样圆圆的骆驼刺,春天的日子里,总会随风扬起一溜长长的沙尘。

天算定?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我就背着包朝着村子的方向走着,倒没有在意自己的境遇,反倒觉得路比起从前有没有一点失落。

 

车过了木垒检查站,进入巴里坤盆地。一路上是很熟悉的无尽的大地。

从西一路向东,县城西边萨尔乔克乡,海子沿乡,黄土场农场,花园乡这些地方地都种完了,而且苗已经出的绿绿的。过了县城,大泉湾乡,石人子乡,红山农场这些地方的田也绿了,而我们最东面的才开始种,而且今年是较往年很早的一次,因为今年天气热,去年4月快20号才浇的地。由于今年一气子浇完了地,所以播种集中在一起,比较忙。我去回家帮忙种地。

经过了500多公里的路程我到达了县城,这已经是下午了,只有少量的车辆会去镇子,好在有一辆,又走了近40公里的路到镇子。就更晚了。打了电话,爸妈在播种,告诉我在学校门口等下涝坝哈萨克人接送学生的车,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没有车也没有一个人。最后干脆就沿着那条走了很多遍的路步行走,若是有车再挡就是,就这么走在路上。

走了好一阵子,也不见一个人,更不见车。只是一片暮色中的苍黄大地。快走了3.4公里接近白家庄子的时候,后面来了一辆白色面包车,我也不管那么多,伸手就挡,结果人家看了看我,从身边驶过。在这么寂静的路上,有些让我失落,想当年我骑自行车也会载步行的同学,何况他是面包车,唉,现在的人哪,我们就这么几个村子,我们时不时的也许还会遇见的。后来又想,人家凭什么?罢了,又接着走,不一会,后面又来了一辆绿色的面包车,我没有刚才那样伸手就拦,而是张望着想看清楚是否是载人的那种,结果那车在一定距离的时候减速停在我身边

“师傅,麻烦请问你去哪啊?”

“你到哪?”

“闫家渠”

“我就在白家庄子附近转转,给朋友找找牛,上车吧,我能带你多远带多远。”

我上了车,师傅是个黑黑脸膛的人,其实更确切的说,在春天这里的人都是黑脸膛的,那风很厉害,每个人的皮肤都变得很皴裂,有着带血的小口,嘴上也挂着血疤。他人很健谈。我还问他:“我并没有拦你,怎么就停下了,前面的车子,我拦了也没有停呢”

“我一般在路上,只要能带上,我都会拉上的,人么?谁也说不定自己哪时候也会遇上的”

“那你是去送化肥么?”我看见他车上有化肥袋子就这么问。

“我啊,今天不送,”他一路上向我讲着话,总感觉每走近一个鲜活的生命,都能有着关于他自身的传奇。怎么的落魄,怎么的在姐夫哪里干了5年的羊倌,牛倌,姐夫付给他的只是一头小牛。怎么的去南疆做了3年牢,怎么的不想活,又怎么的邻居给了他30块钱并说:“去外面看看吧,你能做些事情的。”又是如何的回来,置起现在连他姐夫都不能企及的一切,正说着,忽然他指着前面的车子说:“是不是那个白色的车子不拉你”

我说是

“走,我追上他,并且让他把你拉上”

“不要,不要,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走,我会遇上车子的,你要是忙你就忙你的,已经很是感谢你了”

“说这个干撒,我这个人现在撒都看明白,想清楚了。做些顺应天道的事情吧,人怎么做的事情,就会怎么样的命。老天算的定定的。”

我有些惊异这句语言,虽然也许读来有些其它的色彩。但是我相信是有道理的,我们说着话的时候,到了大队,又经过了南湾,北湾。我怕误了他,就说,我看见自己的村庄了,我走回去好了。

“没事情的,不就一脚油门的事情,我送你到家”他爽快的说。

“我还是付给你车费吧”我小心的说

“你说的这是撒话,对了起(方言,行了好了的意思)”

车到院子门口,很过意不去的邀他去家里吃饭,他说吃过了,便掉头走了。我站在门口的时候怔怔的,似乎不长的时间里有许多的情节需要脑袋衔接整理似的。

院子里没有人,但所有的门是开着的。看见我家自留地里有灯光,两辆车一辆也不是自己家的,问了才知道爸妈在上一块地里播种。

天黑透的时候,所有的车子才停到场院里。妈妈赶紧炒了一大锅鸡蛋,这几天没有什么菜的。烧了奶茶。我喝奶茶的时候告诉他们这么回来的。

“你还挺幸运的,遇上个好心人”这是屋子里的叔叔他们说的。

“人怎么做的事情,就会怎么样的命。老天算的定定的。”我倒是想的是这句话。说不清楚来由,跟那个白色的车子没有关系。就是平白的感念这句话,也许那个情节是个引子。这句话是他的某种定论。

其实怎么做事,自然的收获自己的一种命运。老天在头顶看看罢了,真正起应验的我想可能是自己心里的那个老天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