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清明  

2009-04-06 16:01:22|  分类: 小桥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天山的雪水夹带一季一冬的情意,奔泻到山下,滋润季节的生命轮回。

清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有农人在田地里灌溉要耕种的田

 

 

可能是一直在这个时节不在家的原因,所以清明上坟的记忆寥寥。那个时候是不明白舅舅在姥爷坟边真切的哭诉为那般,也不大知晓归家的人在先人坟前久久不肯离开的心怀,任黄裱纸的灰烬袅袅随风在泛点新绿的草隙间游荡,到远处到看不见。

也可能是和成长的环境有关,很小的时候,跟着大人们去上坟,只不过觉得是件新奇的事情。就像今天我看见很多城里的孩子或者父母在外的孩子随父母回来上坟,那份雀跃那份欢快,我知道这是属于这个岁月的,还不知晓伤痛的岁月。在燃了那种用剪刀剪的冥钱,还有那种拓印的冥钱在坟前燃的时候,有些时候舅们会说,快喊爷爷奶奶来拿钱。我似乎一直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只是说:爷爷奶奶知道我的。就像这次上坟,似乎我的没有声音和安静和大家有些距离,嫂子说:“小儿媳妇,你站那么远,给你发个棍子劳动,要么给公公婆婆磕头去,我们是外姓的,你轻易不回来,别人磕3个,你9个”我依然说:“他们会知道的”。后来,又在一块平的小山顶上,画了个圈圈,一般回不去的就是这样了,给姥姥姥爷烧了纸,又画了一个圈圈,给爷爷烧了纸。斌一边燃着纸,一边说:“你把带的食物放上,不说些什么?”我仍是那句话:“他们都知道我的”其实也许算他们知道我的,也许是我知道这样的方式是我在寄托我的情意而已,而更多实在的意义我想是我们能在同一个界面的时候。就像从前我不会期许给姥姥等我怎么发达了,给姥姥怎么样,因为我知道在我有限的能力里,姥姥却会有比我想象的愉快还要多。那怕是我晃晃悠悠的给姥姥拎两个萝卜去看姥姥,姥姥仍是开心的。

有些人很怕夜,怕传说中的鬼,怕死去的人。我一直是没有这个概念的,因为在我的意念中,都还是一样的吧!只是我们存在的地下人间的界面不一样而已,其实更确切的说,若是个人平时就一切交往的很好,又怎怕的这样那样,莫非是别人对你说了狠话:“做鬼也不饶过你”。这样似乎人间的恩怨又延续着似的。怕夜,怕死去的人,怕鬼,都只不过是怕自己内心的一些纠结而已。

在现世今生里尽力做一些事,这种意义更多的时候不是和别人有关,我想更多的时候是和自己有关。纵然我也对父母说过狠话,纵然我也犯过很多的错误,纵然我如今才知道我曾经给别人有过我不曾发觉的伤害,纵然我也辜负过别人的好心。。。。只要在我发现的时候,我一定努力改过,没有所谓其它的顾虑,只为一种实在的意义。

天气渐渐热了,山上的雪水融化夹带一路一冬的尘土昏黄的流下来,田地里有人拿着铁锨挖着水口,疏着渠道在浇地。依稀记得坟前听过这样的话:“我们送钱给你们来了,别像活着的时候那么省了,想花就花,我们给你们多烧些,你们在地下保佑我们家族的平安,还有让我们年年种地都丰收,多挣些钱吧!”有风吹过,扬起黑色的灰烬,也偶尔携起一些坟头刚添的黄土。

先人说过:孝顺父母不怕天,交了皇粮不怕官。

还教过:清明前后播麦种豆,青稞种四月,油籽五月播,麦熟一百三十天,收割青稞七月间,菜三菜三,成熟九十天。

都还记得么?上有天,下有地,有种感知该是关乎心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