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刀郎麦西来甫  

2009-05-17 22:33:26|  分类: 驿道歌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刀郎,维吾尔语意为“群居”,刀郎乐就是刀郎木卡姆,刀郎舞就是刀郎麦西来甫;在刀郎麦西来甫中离不开刀郎木卡姆的伴奏,刀郎木卡姆与刀郎麦西来甫血肉相连,鱼水相依,刀郎乐舞也是刀郎人独特的标志。

      刀郎麦西来甫全过程表现了狩猎时的情形和凯旋时的喜悦。刀郎舞的灵魂在乐队,乐队由大、小手鼓、那格拉(铁鼓)、卡龙琴和刀郎热瓦甫等组成,一位长者身穿长袷袢,持手鼓跪立在显著的位置,是乐队的指挥。

      这种舞蹈主要表现刀郎人狩猎的过程,它的表演有固定的程序,共由“散序”、“且克特曼”、“赛乃姆”、“赛勒克斯”和“席勒玛”五部分组成。  

      先是悠扬的散板,歌手引吭高歌起序,声音像是遥远的呼唤,节奏深沉有力,歌者齐发,在召唤各个部落的人参加围猎。接着第一组且克特曼一起,手鼓声密集,随着浑厚的节奏,越来越多的人起身加入,走步对跳,男人屈腿躬身抡臂左一下,右一下,仿佛在浓密的丛林中拨开树枝,寻找猎物;一旁的女人双手举过头顶,轻盈地舞着,帮着心爱的人高举火把照明。渐渐,鼓声变快,第二组赛乃姆开始,舞蹈也由平稳转向奔放, 人们的舞步加快,女人边走边旋,男人双臂起落有力,大步跳动,舞步跌宕有致,发现野兽、搏斗在这速度与力量的舞蹈中体现得淋漓尽致。音乐依旧是小快板,舞蹈已经进入第三组赛勒克斯,对舞者有序地变成了圆阵,部落的人们齐心围歼野兽,男女在圆圈中快速地舞蹈。最后一组是席勒玛,乐器奏出昂扬热烈的喜庆音调,舞者们狂热地旋转。不用说就知道是狩猎成功,大家欢聚庆祝胜利。

   当然跳刀郎舞没有好的体力是跟不上的,这使我不禁想起唐朝白居易的《胡旋女》,“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飖转蓬舞。 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 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

附:

刀郎麦西来甫是刀郎人民的传统民族艺术,是刀郎人民随身携带、不可分离的精神营养。刀郎人一直以自己拥有这个精神财富而感到自豪和荣耀,通过它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通过它来承受生活中的悲欢离合,通过它来赋予自己的希望;通过它来增强自己的思维能力,丰富自己的想象力;通过自己的民族文化来培养和教育子孙后代成为有道德、懂礼貌、有知识的人。

  尽管麦西来甫这个歌舞艺术形式,不需要进行专门准备的舞台、服装等,但举办麦西来甫也要进行一些必要的准备。麦西来甫气氛的热烈与一般也取决于为其准备工作是否全面或周到。麦西来甫不一定都千篇一律,麦西来甫的组织与举办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

  伊格提别西

  伊格提别西可以被认为是所在村落所有青年人的首领,他是在某一庆贺活动或聚会中由中青年推举产生的。要求被选为伊格提别西的人,必须是在当地有威信、讲话有说服力、不怕得罪人、为人公正,能够正确引导青年人的年轻人或中年人,不论是老幼都必须要拥护伊格提别西。即使是老年人或长老都十分重视这一点。

  伊格提别西产生以后,便由他来指导或主持所在地举办的所有麦西来甫,处理在举办麦西来甫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对必要的事项做出判断与决定;同时监督麦西来甫纪律或秩序,在发扬民主的基础上,对违规人员进行必要的处罚。在麦西来甫的“判官司游戏”中充当统治者的角色。如果是举办大规模的麦西来甫,需要邀请别的村庄的人们来参加,那么就要向当地的伊格提别西报名:伊格提别西要通知本村庄的人们参加在一个村庄举办的麦西来甫。一般情况下,不存在举办麦西来甫的当时就推选伊格提别西,麦西来甫活动结束了,伊格提别西的使命就结束,或者随意调换伊格提别西的情况。尽管被称为“伊格提别西”,在名义上被认为是青年人的代表,实际上“伊格提别西”是麦西来甫歌舞娱乐活动的所有参加者都尊敬的人。

  米热瓦孜

  在刀郎麦西来甫歌舞中,将人们给舞者当场的“赏钱”在舞者头上扬一圈的习惯。如果舞蹈者跳得非常好,参加麦西来甫的观众便会以为舞蹈者“赏钱"来表示祝贺。“赏钱"祝贺的人多为舞蹈者的亲朋好友或恋人等:如果跳舞的人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那么为他“赏钱”的人就会更多,人们纷纷掏腰包,将钱交给“米热瓦孜”,“米热瓦孜”将接过的钱在舞蹈者头上扬过后,便扔到乐师们的前面,麦西来甫结束以后,作为报酬再分发给各位琴师。所以,在举办麦西来甫时,便要选举一位能说会道、诙谐幽默、风趣逗人、能引起人们欢笑、感染力强的人来担任“米热瓦孜"这个角色。

  米热瓦孜要在木碗或用金属制作的碗里放入几个天革(铜币),并用手巾紧紧将碗口裹住。观众想为舞蹈者“赏钱”就要将钱交给米热瓦孜。米热瓦孜接过钱后要绕场一圈,将碗里的钱“哗哗"摇响,边有针对性地自编自唱有关歌谣,边向观众大声宣布某某人“赏钱”多少元,并将钱撂倒乐师的前面:如果“赏钱”的人少或者动作有些缓慢,米热瓦孜就要大声点出几位没有“赏钱”的男女的姓名,并叫喊某某人要“赏钱”多少元,以促进人们不断通过“赏钱”来活跃麦西来甫的气氛。观众不断“赏钱”,能鼓舞舞蹈者跳得更好,乐师们弹唱得也更加起劲,麦西来甫更加热闹起来。一般情况下,没有米热瓦孜的麦西来甫是没有的,没有米热瓦孜,麦西来甫的气氛也不会活跃。有些米热瓦孜能在整个麦西来甫中自编自唱许多能够活跃麦西来甫气氛的歌谣,以增强麦西来甫歌舞的气氛。

  纳格米凯西(乐师)

  在刀郎麦西来甫中,始终是由非常适应刀郎歌舞艺术的刀郎热瓦甫、刀郎柯勒艾杰克、刀郎卡龙琴、刀郎纳格曼达甫手鼓来伴奏的。另外还有石片。如果某一部落或村庄的乐师们不齐全,即使是有些乐师没有到位,也不会对麦西来甫产生太大的影响。只要有达甫手鼓就可以跳麦西来甫舞。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即便有几个达甫手鼓也可以跳一场麦西来甫歌舞。一般情况下,所有的乐师都配齐后举行的麦西来甫,是非常热闹而活跃的。

  舞蹈

  可以说,在刀郎地区没有不会跳舞的人。几乎男女老少都会跳舞,小孩从6——7岁时就开始学跳刀郎舞。这与父母提倡与教育孩子们跳刀郎舞是分不开的。所以在麦西来甫歌舞中,鼓声一响,舞蹈者就会自觉地上场跳舞。根据场合的大小与不同,几个或几十个人可以同时上场。在麦西来甫歌舞中,舞蹈是重要的内容之一,不存在通过邀请或鼓掌来请别人上场跳舞的情况。妇女和男人同样都有享受麦西来甫的乐趣和欢乐的权利,妇女们跳舞不受社会或丈夫的限制,反而会得到大家的尊敬。所以最出色的舞蹈家都是由伊格提别西专门邀请而来的。一方面,麦西来甫给人与享乐的同时,也起到了促进人们学到知识的作用。

  滑稽

  在麦西来甫中,滑稽者往往要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在麦西拉甫歌舞中一般都要跳模拟舞。在麦西来甫的“判官司”阶段,他们要扮演“照相师”、“烤包子匠”、“榨油匠”等角色,非常幽默而又诙谐地表演处罚受罚人的过程,让受罚人“忏悔万分",给观众予极大的欢乐和审美的情趣,并为不再出现不良行为发挥重要的作用。另外,他们还在“老人舞”、“老汉与夏皮迪罕”等滑稽喜剧中扮演男女角色。

  只有上述的五个条件都具备了,麦西来甫才能成为完整的麦西来甫。

  

新疆南部居住在塔里木盆地部分地区的人 

 刀郎是古代居住在塔里木盆地个别地区人的自称,他们勇敢剽悍,勤劳朴实,用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在举世闻名的大沙漠——塔克拉玛干的边缘开出绿洲。直到现在,在阿瓦提等地区,有许多人仍自称为刀郎人,并把他们居住的地方也称为刀郎。

  13世纪,蒙古人兴起于漠北高原,他们勇猛好战。

  成吉思汗马鞭一挥,战刀一指,短短几年时间就征服了亚洲和东欧,建立了蒙古帝国。

  天山以南及中亚广大地区是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的封地,察合台死后,蒙古宗王为了争夺他的继承权,引发了长期的军事纷争。

  从14世纪末到16世纪末的两百年间,察合台的封地(察合台汗国)分裂为许多互不统属的小王国和地域,彼此之间相互征战。

  当时的蒙古贵族大多是封建农奴主,他们大量掠夺贫民为奴从事劳动、充实自己的军队。人们不堪忍受欺侮,同时为了躲避战乱,纷纷外逃。

  刀郎人就产生于这些难民和奴隶中。(在察合台时期,“刀郎”一词是“集中”、“成堆地聚在一起”的意思。)

  他们为了反抗压迫剥削和躲避战争的灾难,苦苦跋涉了许久。 一天中午,烈日当头,人困马乏,又饥又渴,快要绝望时,却意外的发现了沙丘那边有胡杨林,阳光下的流水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他们一定是飞奔过去的。 广阔的草地,茂密的树林,潺潺的流水,远离了人群、远离了战争,这里就是刀郎人梦想中家园的样子。

  他们用胡杨和芦苇建造简单的房屋,狩猎野兽,下河捕鱼,传说当时行动迟缓而肥硕的大头鱼很多。

  他们点燃成堆的枯枝朽木,销尖了头的红柳棍穿上兽肉、鱼肉烧烤而食,省却了锅灶之烦,且随处可餐。

  他们在杳无人烟的荒漠旷野,或步行,或赶着古老的木轮牛车,奔波于大漠风沙之中,因为孤苦寂寞,便随心所欲、无拘无束地引吭高歌,以表达自己的心境,驱散孤寂。歌声粗犷而舒缓,带着几分沙哑。

  他们在叶尔羌河下游平原荒无人烟的大漠胡杨林里,过着自由自在的迁徙流浪生活,“刀郎”的称谓就是在那时有的。

  越来越多的流浪者听说了这个神奇的地方,不同地方不同民族的人渐渐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刀郎人不断壮大。 大家虽然不同民族,但都是穷苦人,同命相怜,因此虽互不认识却格外亲切。他们同舟共济,互相帮助,形成了善良、仁慈的品性。在那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也只有人多力量大,才能生存下去。当人的生存条件都没有保证时,阶级也就不存在了。

  由于生存环境十分艰难,又远离等级社会,省却了许多忌讳和繁文缛节,妇女也和男子一样参加各种劳动,她们不须戴面纱,就是宗教人士也都参加劳动。刀郎人大多是下层劳苦人民,加之流浪到荒野丛林,缺乏维系生活的物质,几乎退到原始社会,为了生存,只有艰苦奋斗,吃苦耐劳。

  从十五世纪到十六世纪开始,由于刀郎人中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们放弃了原来的居住地,开始向附近地区迁徙,他们依水而居,沿着叶尔羌河流域四处搬迁。从阿克苏的卡热塔勒(今哈拉塔)向西南的阿瓦提县上的上刀郎乡、下刀郎乡及阿克苏市等地都分布了刀郎人的后裔。

  他们与当地土著居民相互融合,繁衍生息。在漫长的岁月中,刀郎人在远离人世的荒漠旷野、原始胡杨林中狩猎游牧,或从事落后的农耕,与大自然作着不息的抗争,过着艰苦的生活。

  在此安家落户的刀郎人渐渐繁荣兴旺起来,他们占有的范围不断向四方扩大。这时,为了避免北边外族人越过河占领他们新的绿洲,他们呼唤散失在其它地方的同族人来这里生活。后来迁移的刀郎人被安排在现在的阿瓦提县城的河边,他们开垦土地,耕作农田,利用叶尔羌河的洪水来灌溉和发展牧业。

  叶尔羌河流域为刀郎人提供了牧业发展的一片辽阔草地,这样的环境条件有利于从事牧业,使他们形成了农业为辅,牧业为主的生产方式。 由于这个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南疆商道,慢慢地就形成了旅客和当地人之间的买卖,形成了市集,人们以刀郎人的名称称这个地方为“刀郎村”。 由于叶尔羌河流域相对封闭,此后几百年中,在闭塞的环境里,刀郎人形成了独特的生活习俗、语言、文化、艺术和心理特征。到清朝初年,已与其他维吾尔人迥然有别。“此等回人,以迁徙为常,性与各城有异”,已成为“回子中别一种了”(椿园《西域风土记》)。

  初时的刀郎人是蒙古杜格拉特部与维吾尔人融合而成,后来的刀郎人是各民族下层阶级的组合。“刀郎人”成了反抗统治者而自立人的代名词。

  他们靠坎土墁和包谷馕唤醒了沉睡的荒漠,直到20世纪。刀郎人用勤劳的双手建造了自己的家园,从狩猎游牧走向了农耕,建立起了一个个村庄、乡镇,留下了名曰“刀郎”的村庄和乡镇,供我们去探索、追忆。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