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春种  

2009-05-02 02:49:41|  分类: 我的家乡巴里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张叔开着小四轮在耢地,耢平后播种,这样大一些的土块就会碎,不然种子埋进土壤有缝隙,会漏缝,不易发芽。

春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我的交通工具自行车还有铁锨,有雪的就是天山山脉,在我们这边的最高峰是海拔4380米的月牙峰,其实我家在巴里坤盆地紧邻军马场的最东头,平地也在海拔1000以上的。

春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上块地里浇地的余水,我得看着不能流进刚耕的地里。

春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四月20多号了,我们春种了,今年算早的了,但是早上的渠里依然是结着冰的。同学爸爸在耕我家的地,墙头旁的铁锨把子是我用的铁锨,我的任务是看渠护渠,防止浇上块地的余水流进这块耕好的地,等苗出来了,牛儿就要有人放养了,现在是不用管的,它们自己出来,自己回家,它们在这里自然就有了这个能力的。

春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一大片芨芨滩里的土地,是我家80年代就开的,这条长满芨芨草的水渠是爸妈20年前他们两个人自己挖的,引黄渠的水到这片滩上的。夯筑的土墙都倒塌了很多,渠边本来全部种了树,墙塌了,树就不保了,何况随着村队长的更替,收收回回的,旁边的屋子也没有了,就是现在这样了

春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雪山看着人们劳作

春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村子周旁春天的路就是这样,浇地的水冲了,车再压,风再刮,土又起来,反反复复,就是这个样子了。

春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我家卷卷毛的小羊,似乎在很神气的说:“我都会吃青草了”其实它是个没娘娃,是妈妈拿牛奶养的,每天看见人就亲亲的过来了

春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中午的太阳是暖的,猫咪就在土墙边水桶的架子旁眯着眼睛打盹

春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大片耕种好的土地,南北很长。这个中间的芨芨疙瘩是什么呢?哈哈!两家土地的交界标志

 

 

春天对于农民是很重要的的时节,小时候记得妈妈就常说:“春不多种,秋无多收”。

今年是村里种的最早的一次,因为天气热的早。而真正的巴里坤的农事活动,很多记载都有过这样鲜明的描述:“春风不解冻,夏日忙播种。秋天不开镰,偏往雪中留”听爷爷爸爸他们说,以前大集体的场院里,冬天套着骡马打场是一点也不新鲜的事情。

天刚亮的时候,6点多的样子,耳朵里便到处是突突的拖拉机小四轮的声音,我住最东头的屋子,“咚,咚,咚”的声音从后院传来,后来知道是我家的老驴在踢铁门,每天早上天一亮就这样,我有些恼它,莫不是驴上岁数老了,休息也少了。在被子里又磨叽了一会,起床。早饭是简单的,所以我有时候就说,这的人呀,冬天闲闲的,吃肉喝酒的,忙的时候,咸菜馍馍。却都说,忙的没有时间做,也顾不上吃,所以冬天长点膘,好渡过春天的农忙。爸妈吃完便下地播种了,我说我去,偏嫌我把种子胡撒了,因为那个播种机每每在地头要转弯的时候是要控制种子落下的,不然地头会被撒成牛毛的,我只好留在家里了,小鸡要喂食,添水,大鸡也要的,毛驴吃草,喝水,羊也要的。还有没娘娃的小羊羔我还要给它温了牛奶拿奶瓶喂它,别人家的羊下了双胞胎,大羊只能奶活一个,另一个就送给我们家这样有奶牛的人家了。当然每天早上最早是要先把牛送到最东头的地方,让它去吃草,中午过后它们自己会吃回来,我下午再喂它一顿拌的草,一顿青草,就晚安了。

干完这些也要花费不少时间的,还有洗锅烧水的。看着它们都舒服了,不叫唤了。有些发愁这只有萝卜洋芋的做饭工作。决定去镇上买菜,推出了妈妈的摩托车,愣是踩不着,转悠折腾了半天,没有整好,抱怨先前每次都是弟弟踩着给我,自己也不学学。忽然看见门口过去一辆哈萨克的摩托车,我招手。已经过去了,等我追出大门,一看,我乐了,他停住了,他进了院子,我指指摩托车比划了一下,他竟然毫不费力一下就好,我快快的拿出褡裢,搭在摩托车上骑着去镇子上了,在镇上三两下买好菜,因为我又不在筐子里挑来挑去的,抓的装好过称付了钱就走,结果买太多,拿不动,索性全放在了一个种菜园的阿姨家。去取摩托车,因为我属于无照驾驶不敢骑到街上,放在了姨奶奶家。相同的问题,郁闷,又踩不着。姨奶奶叫了邻居帮我踩着,我骑到街下面取菜,不敢再熄火。有些久违种菜园阿姨的好心说:“姨,给你留些菜吧”

“不要,不要,我们离街近去就买了,这么忙的季节快拿了回家去吧!”虽然一路这样,可心情很好。骑着摩托车走在回家的路上,还挺有成就感的呢。一进院子,就得把早上的事物全再复习一遍。

正提了两桶水出来去后院。一辆车子上下来个人,我告诉他其它人不在,他就问我:“你知道军马场七连的地是南北播的还是东西播的?”

“南北”

“中间有没有这样的行?”他用手在地上画着

“那不是播种机上的打埂器直接打好的么?”我问

“哦!里面有没有东西的渠”他又在地上画

“那是为了方便浇水的毛渠”

“哦,”他就转身出了院门。

干完这些,快快的包了韭菜鸡蛋饺子,鸡蛋自家的多的是,比较省事,容易送到地里。等我装好骑着自行车奔向东边的地里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早上爸妈只带了馍馍和茶水,要我不用送中午了做好下午的。七百亩地里在浇水,余水满路都是,自行车的好处就是我可以扛着过水渠,在黄渠的一处宽的水面,过不去,只好先把自行车停在水中间,找了土块,准备垫垫跳过去。结果耕地路过的姨穿着靴子,帮我过去,又把自行车给我,播种都穿着靴子,因为人站在后面,穿靴子不容易灌满土,我真是有些感念这份天地里的人与人啊。

再回来,再继续一样的工作,我也一直没有闲着。等到天很黑的时候,才回来,大概都快十点了,吃饭的空档还会来几个人的,有的告知浇其它地水的时间安排,有的种子不够播了,要找些金豆豆的籽种什么的,也会时不时的议论一下周旁的事。

“军马场七连的地划给下涝坝石油新村的哈萨1800亩”张叔喝了一口我提出的白酒瓶,他们说喝两口白酒是为了解解乏,提提神

“是的,军马场七连2万多亩的地呢,听说不全交地方了”锁子哥又说

“我见了,还说是这个村是领导们的重点项目,要按规划的犁,要求很高,跟我谈了,我不去干,麻烦死了,领导还指示要调兵团的车,种子都统一调来了,还配有技术员呢。”四叔说

“什么呀,领导懂个屁?为了规划好看,也不看看他们那样的划分,人家军马场本是大块的地,750米的上下趟,很好犁,现在被化成五份,谁去犁?麻烦,地都已经干的冒土了,还在哪里划分来划分去,谝传子的事情,哄哈萨人呢?”张叔咂吧着嘴。

“划成五份,我们这里都是靠山的地,南北的趟,谁分到下埂谁占便宜。都不用浇地,躺着收庄稼,那个领导懂不懂种地啊”锁子哥还在哪里说。

“行了,种好你自己的地,看你的那个什么白芒的种子,尽他妈的青稞,饲料么。还种子,走吧,明早我也早些的去播种的”四叔对着锁子哥说。大家都起身往外走。

出了有柴火烧的屋子,院子里便是很冷的西北风,锁子哥的打扮最有特色,棉袄,腰上绑了一条女人围的围巾。他的头上也围了围巾,还说实在是被风吹的皴裂的疼的不行。这里的春天就是这么辛苦的,可是看上去人们似乎又忙的很有劲头,我想不仅仅是春的缘故。

孩子在城里买了房,总想再帮衬一把孩子,所以总会说还能种动地的。也不愿弃土地,也会在愉悦的时候安慰城里的子女,冬天闲了就去城里,去上你们那个不刮风的厕所。其实他们压根上不惯。所以仍然会在每个春天看见这些熟悉劳作的的身影和画面。

孩子都劝父母不要种地了,太辛苦。说实话,我想回家种地了。如果真的都不种地了,这些熟悉的画面突然在某一个春种的日子里戛然而止,我不知道断掉的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