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这个秋天  

2010-06-01 14:22:27|  分类: 我的家乡巴里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下雪了,院子里的盆盆罐罐上都是雪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是我家下雪前割的麦,都捆成麦捆了。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邻居苏姨的地,还没有收割,被大雪全压倒了。我把雪抖掉,就露出了黄黄的麦穗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雪停了,鸽子飞出来了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遇到有风,把这样的茅堆随风扬起,就会扬出麦子或者豌豆,我家的这个是豌豆。一般我们这里都是下午西风,早上东风。东风比较稳,但是西风劲大,就是不稳,忽大忽小,一下吹老远,一下扬出去落下来,会把先前吹干净的和的不干净。所以一个人扬,旁边有个人要拿着大扫把打掠梢,就是把上面的杂质掠到下风去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装麦子也是技术活,尤其是车上面的那个人,要装好几层麦捆,要一个压一个,这样在颠簸的路上走,才不会散架,掉下来会摔掉许多的麦粒。下面装的人很费劲,就像他这样要把麦捆每一个挑起来,车是越装越高的。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村子背后的麦田,躺倒一片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开着小四轮的是去田里拉麦回来,田里的就是收割的人了。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块地有20亩的,李叔和婶割了好多天,就这个姿势从日出到日落的收割,一把一把。。。有时候想想,这里的每一把麦子都是经过了多少道人的手。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下午了,朱叔也牵着自己的牛,骑着驴回家了。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是大麦田,因为地块大,虽然雪后倒了,但是后来都是用收割机收割的,但是又因为长的矮,很多都收割不上,剩下的人还要收割。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雪慢慢的沿着一种度化向山边了,割过的麦田和未割的,还有水渠边边上的花继续开放。。。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红色的金豆豆品种的麦田,麦穗很小,但早熟。旁边是白色的另一个品种,麦穗大,但口紧,不好打下来。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是另外一个村的机井地,就是可以保证水源的地。我们村子全是靠天的,没有一块水井的地,这是收割完,打草机打好的草墩墩,拉回家垛起来,冬天给牛羊吃的。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割的麦都用芨芨打的榣子捆好了,我的镰刀,因为是哈密回城手工作坊打的,很重,一天下来,胳膊很疼。但是我喜欢这种刀,刃子很好,在那种山里捡的磨石上一磨就很快,用的时间还久。那种机器的轻薄的镰刀。一会就老了,就要磨刀,虽说“磨刀不误砍柴工”我还是喜欢那种手工刀。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是我们沿着播种行割了几天的一块十几亩的地,地头上是我家的牛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我家的麦田,里面的麦子雪化后东倒西歪,很是难以收割。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家乡这里东天山脚下,春来迟,冬来早
这个秋天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东头的屋子可能平时少有人住,我回家住东头屋子,我在收拾。猫咪就那么一直在门口看我,似曾相识?我对着它说:我们见过的,还没有我的记性好,笨蛋!

 

这个秋天说的是2009年的秋天,由于75事件,我们也就失业了。92号下午到的家,3号早上大雪。大片的麦田都还没有收割,所以全部压在了雪地里。村里的人除了说句:“还是7几年有过一次,几十年没有这样了”,就把镰刀挂在臂弯里摇摇头,无奈的下地去了。

村庄的麦田几乎还未开镰,因为除了红秃头一些早熟品种,其它的一些白芒的晚熟品种都还绿着,也就是灌的浆还很嫩,这样一下冻干就是瘪的籽粒,颜色也会不好看,所以未曾收割,人们就开始愁卖了。

这里的人们似乎刚刚才开始机械化,因为麦田几乎全部靠人工收割,所以我常常是腰杆子晒脱一层皮,火烧火燎的疼,即便我穿了长的衣服,这几年才把一些卖的粮田开始使用底肥和化肥,这样长的要好,便可以使用收割机,而且现在的收割机也改进的越来越适应性强了。只是今年大雪这样压倒,似乎还没有设计出可以把倒的麦子扶起收割的收割机,所以我们又要都人工割了。

我赶着牛沿着渠埂下地了,当然牛就拴在自家地的周围,今年夏天一直旱,所以渠里都是没有水的。水源地在十几公里外,这样的话,爸爸就要开上小四轮用塑料笼子拉上牛的水,我们中午开饭吃馍馍,它喝水。若是我们偶尔忘了或迟了,它就站在渠埂上,睁个大眼睛不吃草就看着我们,或者叫几声,我们就知道了。在地里我们就沿着播种机打埂器的行数,一趟一趟十行二十行的用镰刀一把一把的靠人工割。我说我老了腰疼,所以把腰躬的老高,割的麦子就那么往边上一放,这个时候,妈妈总会说我:“你这样放的麦铺,在大集体的时候是不合格的,太散,抱麦铺的人抱不干净”。那个时代的影响是妈妈的麦铺放的很整齐,也很好抱,还说那时候,做不到这样,她们这样的黑五类会被造反派整的累死也挣不到多少工分。因为麦子割下来放成很多的小麦铺,下午的时候,再用芨芨草打得榣子把麦子捆起来,然后再拉回家,再把捆好的麦捆散开,摊在场上,用拱子把麦粒打下来,有风的时候在风中扬出籽粒来,那个原始,让我站在我家的那块麦田里直起身子的时候想,我肯定能和几百年前,或者几千年前的一个影子叠合在一起,那是我们的先人,我的先人不知是否能感知这块土地上的现在呢?

秋天的大日头,看似高远,那种热却总贴着你,额头的汗水把口罩浸湿,流到眼睛里的汗水蜇的眼睛疼,衣服因为汗水贴在身上,那衣服上便有了浸湿,晒干的,再浸湿的盐碱一样的白色的印迹。很多人家都是这样割的,高家70多的奶奶都在地里割麦,后来大家实在是担心再来的大雪会更损失,就把一些大块的大麦田用机器割,能收回来多少算多少。而那些机器割完的麦田里,倒掉的是割不上的。那么人们又再次去收那些割不上的,也就是复收,我们家的五百亩地里(村子里把村里大片的地块按亩数称呼,所以我们村里有灰板渠上的二百亩,渠下的五百亩,东头的七百亩,还有水库那里的八百亩,每家在这样的地方都有份子),因为长的不好,所以地里的浪费比较大,没有割上的很多,我们就在哪里复收,碰到了来把地里麦草往家拉的李叔梅子婶,她用杈往车斗里装着麦草,她家牲畜多,所以也要储备的多,一边扯着嗓子大声的朝着我们家说:“你们别那么细心了,收拾那么干净干嘛,也给鹰鸟老鸦留上些。”

婶子的话一下让我们机械无声的劳作有些愉快的分子,大家都笑了。我第一个对着我妈说:“我赞成,就这个年成,还会大雪,给鸟它们留上些,要维系生态平衡。”其实我不怕干活,只不过没有她们那辈人那么认真而已,比如把卷好的豆瓜瓜装上车,每个豆瓜瓜下面都会有很多太阳一晒炸开的豆粒粒,妈妈说看很多的地方捡一捡,老天不能看着人太浪费的。我总是大概的捡捡,妈妈就说,你捡多少我就给你包多少的豆沙包,我就会说我可不可以不吃豆沙包就不用捡了,放羊的红姨在旁边笑,我家的羊也在这个群里,所以拉豆瓜瓜的时候,就会让她把羊群赶进来抢茬,多形象啊!抢茬,剩在地里的无论是麦茬,豆茬,还是野草,抢茬过后,土地就显现出来,跟舔过的一样。但羊也是上膘最快的时候,它们也就靠这个时节抓点膘,积累些越冬的资本。不然挨不过冬季就看不到春天的牧草了。回的时候,红姨说,她捡的都有一小盆了,说明年开春是足足够种一小块地的了,真是不能小瞧了土地和种子。

今年的秋收因为大雪,持续的比较久,也比较累。雪化以后,人们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我有些时候很佩服他们的心理素质。我很怀疑到底有没有那场大雪,这个时候,人们谈论的已经是去哪里买一些能保证发芽率的好种子,多备些冬草不能再损了土地损失牲畜了,有些时候我无论是不停的挥舞镰刀,机械的割下一把一把的麦的时候,还是四脚朝天的躺在麦草垛上休息的时候。我发现在这里干活,身体和脑袋似乎完全是两回事,在割麦的时候,就那么一直割着,出头了,再返回来,但是脑子可以很专心的去想别的事。有时候很纠结,但有时候很惬意。

我躺在麦场边上金黄的麦草垛上,里面还有轻轻的被太阳晒的声音。猫咪也躺在我身边,躺的很展,比我还舒服的样子。他们拉麦捆走的时候,嘱咐我,看着旁边大寨田里的牛,因为草不多,就索性不拴它了,因为拴着,要时不时的去换地方。我就在想这牛怎么那么懂事呢,知道不拴它,为了让它吃的更好,就那么在割完的田里,吃上去,又返回吃下来。来来回回。

我就那么嘴里叼着麦秆,吮到麦秆里甜甜的味道。劳累中也有如此的享受,就觉得一切还是很平衡的。开始想心事,一扭头,牛跑不见了。。。。

唉!和我拼拼体力就好了,别和我玩脑子,我去追赶。。。。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