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边塞诗词  

2010-06-20 19:03:37|  分类: 摘抄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网页上搬来一些喜欢的,放在这里.

边塞诗词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楼主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发表日期:2007-11-8 17:53:53
    其实这个帖子的由头,是最近又看到金老《白马啸西风》的结尾:可是哈卜拉姆再聪明、再有学问,有一件事却是他不能解答的,因为包罗万有的“可兰经”上也没有答案;如果你深深爱著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甚麽法子?白马带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这部小说简直不像是金庸风格,人物少篇幅短,更像言情而非武侠,结局尤其是低徊婉转一唱三叹,是啊,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白马、西风、江南、杨柳,各是标志性的意象,而作为中国人,我常自豪于中国古典诗词那方块字构建出的意境与音韵之美,自古以来,文人墨客才子佳人,笔下固然多的是杏花烟雨江南的写意温柔,可燕赵悲歌阳光三叠,古诗词里也不乏白马秋风塞北的慷慨壮怀。
  
  所以,作为一个热爱古典诗词的新疆人,我就来抛砖引玉的八一八边塞诗词吧。由于本人只是随便八卦,水平有限,严谨做学问的请去研究有关专著,在下就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了。
  
  说到古诗词中的塞外景致,唐代边塞诗当然最著名,但大家最熟悉最上口的,倒是北朝时的《敕勒歌》: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首民歌描写的是阴山(今内蒙古北部)景色,展现了塞外风光的粗犷浑成之美,千百年来脍炙人口,所以后来金国诗人元好问在《论诗三十首》之一里写道:
  
  慷慨歌谣绝不传,穹庐一曲本天然。
  中州万古英雄气,也到阴山敕勒川。
  
  唐代国力昌盛文化繁荣,唐诗更是流芳千载,边塞诗是唐诗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或雄浑悲壮或沉郁苍凉,名家辈出佳作甚多,仅唐人乐府就有《前出塞》、《后出塞》、《塞上曲》、《塞下曲》等,下面就来一首非常出名的,唐代杰出边塞诗人王昌龄的《出塞》: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首句”秦时明月汉时关”,就足以光耀千古:千载征战不休,多少妻离子散,可是临空俯视边关的,仍是那一轮千年不变的冷月。后两句寄希望于有为的将军,悲叹中不失慷慨之气,却也能体味出一丝含蓄的无奈,被很多人称为唐代七绝压卷之作,不是没有道理的。
  
  
  与此诗意境颇相呼应的有李益的《夜上受降城闻笛》,李益,大历年间著名才子,不过,在民间,他的名声更多来自他和名妓霍小玉的八卦,传奇小说中的记载通过戏曲的形式得到了广泛的传播,李益也成为了负心人的代表之一,不过,这个被辜负的霍小玉,可不像崔莺莺那么好脾气和有涵养,不但不很有姿态的来一句“还将旧来意,怜取眼前人”,反而在死前说出了著名的那句“我死之后,必成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其凛冽决绝,当真是爱得刻骨也恨得刻骨。呵呵,跑题了,这首诗是这样的:
  
  回乐烽前沙似雪, 受降城外月如霜。
  不知何处吹芦管, 一夜征人尽望乡。
  
  诗中有色有声有情,明月如霜白沙似雪,征人望月闻笛而思念故乡,意境空灵而余韵袅袅,浑然一体却回味无穷,在中唐七绝中,可称名篇。
  
 1#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8 18:05:00
  作者:禽心贱胆 回复日期:2007-11-8 17:48:00
  
    
    给你来个维族写的边塞诗
    
    哥舒歌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
    
    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沈德潜说:“与《敕勒歌》同是天籁,不可以工拙求之。”
  
  呵呵,接下来我就来八一八唐代诗人夸哥舒翰的几首诗吧。
  
  
2#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8 18:21:00
  上面禽心贱胆提到的《哥舒歌》据传说是西域边境人民歌颂哥舒翰战功的诗,哥舒指哥舒翰,是唐玄宗的大将,突厥族哥舒部的后裔。天宝十二年,他攻克了河西九曲,唐代边塞诗双子星之一的高适正在哥舒的幕府中任职,就写了一首五言古诗表示祝贺:
  
  同李员外贺哥舒大夫破九曲之作
  
  遥传副丞相,昨夜破西蕃。作气群山动,扬军大旆翻。
  奇兵邀转战,连弩绝归奔。泉喷诸戎血,风驱死虏魂。
  头飞攒万戟,面缚聚辕门。鬼哭黄埃暮,天愁白日昏。
  石城与岩险,铁骑皆云屯。长策一言决,高踪百代存。
  威稜慑沙漠,忠义感乾坤。老将黯无色,儒生安敢论!
  解围凭庙算,止杀报君恩。唯有关河眇,苍茫空树墩。
  
  看来哥舒毕竟是高适的老板啊,写诗夸他的篇目还真不少,这首乐府《塞下曲》也是:
  
  结束浮云骏,翩翩出从戎。且凭王子怒,复倚将军雄。
  万鼓雷殷地,千旗火生风。日轮驻霜戈,月魄悬琱弓。
  青海阵云匝,黑山兵气冲。战酣太白高,战罢旄头空。
  万里不惜死,一朝得成功。画图麒麟阁,入朝明光宫。
  大笑向文士,一经何足穷!古人昧此道,往往成老翁。
  
  “大笑向文士”这最后几句,投笔从戎建功沙场,意气纵横豪气干云,跃然纸上。
  3#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8 18:41:00
  说了我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上面说到高适,他和岑参并称“高岑”,是唐代边塞诗双璧之一,用古人的话来说,高常侍“多胸臆语,兼有气骨”,“魄力雄毅,自不可及”,暂且不提边塞诗,我小时候被逼背唐诗时,对他的七绝《别董大》就印象极深:
  
  千里黄云白日曛, 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其在悲凉境遇下的豪迈乐观,让年纪小小的我牢记到了现在。后来读了他其他的诗作,最喜欢的是那首《封丘县》:
  
  我本渔樵孟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
  乍可狂歌草泽中,宁堪作吏风尘下。
  只言小邑无所为,公门百事皆有期。
  拜迎官长心欲碎,鞭挞黎庶令人悲。
  归来向家问妻子,举家尽笑今如此。
  生事应须南亩田,世情付与东流水。
  梦想旧山安在哉,为衔君命且迟回。
  乃知梅福徒为尔,转忆陶潜归去来。
  
  没有了《别董大》里的信心和力量,这种人到中年面对现实矛盾挣扎无助迷惘的苦痛,其实更加真实感人,“拜迎官长心欲碎,鞭挞黎庶令人悲”,想要忘怀世情归隐田园,哪里是那么容易。七言歌行,一唱三叹,行云流水。
4#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8 18:43:00
  累了,改天继续。
5# 作者:禽心贱胆  回复日期:2007-11-8 19:05:00
  我的回复没有了........ 你们侵犯人权........
  
  对楼主的佩服 有若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又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
6#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8 19:09:00
  楼上的,你的回复在另一个帖子里,那个是我不小心发错的,呵呵,不过我已经把你的回复贴在上面了啊。
7# 作者:秋天的白桦林  回复日期:2007-11-8 20:10:00
  仰慕楼主 :)
8# 作者:把伞摇铃  回复日期:2007-11-8 20:31:00
  佩服
9# 作者:石瓒  回复日期:2007-11-8 20:45:00
  45度纯洁仰望:)
10#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9 10:47:00
  昨晚睡前翻书时,又想到王昌龄和李益的两首七绝,和前面引的可以放在一起来看:
  
  从军行(其二) 王昌龄
  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
  撩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
  
  这首诗就是典型的“以乐景写哀”了,将士们欢聚一堂,随着琵琶声翩翩起舞,可是毕竟身在边关心念故里,心里的离愁 总是挥之不去,抬头望去,悲悯的俯视众生的,仍是那照在长城上的一弯明月。
  
  从军北征 李益
  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偏吹行路难。
  碛里征人三十万,一时回首月中看。
  
  这首和前面的《夜上受降城闻笛》一样,写到了月、雪和笛声,而在相似的景物下徘徊不去的,是一样的征人难以排遣的乡愁。试想:大雪过后北风吹面寒冷刺骨,悠悠笛声响起,却是思乡的《行路难》曲子。几十万张或年轻或沧桑的面孔举头望月,思念各自的家人故乡。画面清冷而意蕴悲凉,古典诗词中,少不了的是那乡愁的月光,而在遥远的边塞,这月光似乎也比别处更加辽远苍凉。
  
  
11#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9 11:26:00
  汗,虽然貌似没人看,但是我决定继续写。
  
  上面提到了高适,现在就来说说和他并称“高岑”的岑参吧。
  
  岑参其实出身没落名门,他的曾祖父岑文本是唐太宗时的名臣,自岑文本始,其从子岑长倩、孙岑羲相继为相,一门三相,令人惊叹。《贞观长歌》里就有这位才子名臣的身影,不过,估计不是对历史感兴趣的人,根本不会知道岑文本这个名字吧。而岑参就不一样了,中国人读过书的,大部分都听过“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的诗句吧,所以古人所谓文章千古事,自有他的道理。岑参虽然仕途坎坷,一生漂泊,但他的诗作却流传至今,仍让我辈激赏不已。
  
  跟高适一样,岑参的边塞诗也颇有豪迈悲壮的风格,但跟高适更加现实主义的诗风相比,岑参则以浪漫主义为特色,想象丰富色彩斑斓。就我个人的喜好来讲,其实私心里更喜欢岑参的诗风,所以下面就多列举几首他的边塞诗了。
  
  先来一首岑参送别颜真卿出塞的诗,颜真卿是唐时名臣,也是著名的书法家,小时候练字的都习过他的帖吧,呵呵,这首诗写于岑参自己出塞之前,对胡地风物的描摹是仅凭印象和想象:
  
  胡笳歌送颜真卿使赴河陇 岑 参
  
  君不闻胡笳声最悲? 紫髯绿眼胡人吹。 吹之一曲犹未了, 愁杀楼兰征戍儿。
  凉秋八月萧关道, 北风吹断天山草。 昆仑山南月欲斜, 胡人向月吹胡笳。
  胡笳怨兮将送君, 秦山遥望陇山云。 边城夜夜多愁梦, 向月胡茄谁喜闻?
  
  下面来一首岑参代表作之一,属于背过唐诗的人都会的一首:
  
  逢入京使
  
  故园东望路漫漫, 双袖龙钟泪不干。
  马上相逢无纸笔, 凭君传语报平安。
  
  诗人这时在安西节度府做幕僚,久在塞外,思念家人,碰上人家要入京,赶紧托人带诗一首,寄语家人。在我看来,这首诗平白如话却真挚自然,咳咳,百度一下,古人是这么夸的:钟惺评此诗:"只是真。"谭元春曰:"人人有此事,从来不曾写出,后人蹈袭不得。所以可久"。沈得潜曰:"人人胸臆中语,却成绝唱"。
  
  下面再来一首七绝,是岑参在赴安西途中所作:
  
  碛中作
  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
  今夜未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
  
  最后一句不同选本略有不同,我比较倾向“平沙万里”而不是“平沙莽莽”。 月亮,是古诗里最常见的意象,在边塞诗里,望月怀人更是屡见不鲜,这首诗也不例外。 西域人烟稀少,茫茫戈壁沙漠上的一轮明月更加凸显,仿佛客旅乡愁也被无形中放大了。
  12#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9 12:06:00
  一鼓作气,先把岑参写完。
  
  岑参诗中,多首都曾提到“火山”,也就是吐鲁番的火焰山,下面就选其中一首《经火山》吧:
  
  火山今始见,突兀蒲昌东。赤焰烧虏云,炎氛蒸塞空。
  不知阴阳炭,何独然此中。我来严冬时,山下多炎风。
  人马尽汗流,孰知造化功。
  
  奇异壮美的异域景观,在当时的诗歌里,还是见所未见的新世界呢。
  
  嗯,差不多了,可以推出我最爱的岑参的几首七言古歌行体的边塞诗杰作了:
  
  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
  
    弯弯月出挂城头, 城头月出照凉州。
    凉州七里十万家, 胡人半解弹琵琶。
    琵琶一曲肠堪断, 风萧萧兮夜漫漫。
    河西幕中多故人, 故人别来三五春。
    花门楼前见秋草, 岂能贫贱相看老。
    一生大笑能几回, 斗酒相逢须醉倒。
  
  这首诗情景交融,醉发感慨笑对人生,直抒胸臆率真恣肆,完全是唐人风骨。而在狂放不羁中暗含对岁月蹉跎的忧惧,我以为与杜牧“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异曲同工。
  
  
  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
  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汉家大将西出师。
  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
  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幕中草檄砚水凝。
  虏骑闻之应胆慑,料知短兵不敢接,军师西门伫献捷。
  
  没什么说的,瑰丽雄奇大气磅礴,三句一韵酣畅淋漓,最爱“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一句。
  
  下面的这一首,是岑参边塞诗中公认最脍炙人口的一首佳作了,我小时候背过,现在还能一字不拉的背出来: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犹著。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黪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此诗是送别诗,前面写边塞雪景的奇丽壮美,用奇语写奇景,匠心独运,“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不愧千古名句。后段写送别,“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空灵隽永,情不尽而意无穷,被称为边塞诗压卷之作,古人诚不欺我也。
  
  岑参写的差不多了,最后,我还想提一提他的一首小诗,仅有二十个字,但是意境极妙,忍不住想让大家共享:
  
  醉里送裴子赴镇西
  
  醉后未能别,醒时方送君。
  看君走马去,直上天山云。
  
  山和云合为一体,人却又云深不知处,意境深远而格调空灵,如同写意山水,耐人寻味。
   13# 作者:皓燕1  回复日期:2007-11-9 12:30:00
  自叹不如
  什么时候俺也去上个傻子好学校
14#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9 12:48:00
  又一位斑竹大人驾到,谢谢捧场。
  
  其实这些只是我的业余爱好之一,我也不是学这个的,偶尔附庸风雅而已,嘿嘿。
  
  要不斑斑出题咱八个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呵呵。
  
15# 作者:石瓒  回复日期:2007-11-9 13:23:00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不愧千古名句。
  
  ————上学的时候光觉得岑参想象力够丰富,现在再看又不能不佩服他当时的心态了~
  
  楼主引的好多诗俺都木有看过,汗哈。。。
16#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9 17:10:00
  
  “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虽然李白杜甫并不专以边塞诗知名,但在他们浩瀚的诗作中,也不乏吟咏塞外的佳篇。
  
  塞下曲(其一) 李白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呵呵,此诗可以献给“天山繁花”版。朗朗上口,慷慨激昂,很有西部的豪情。
  
  还有一首我也很喜欢的《关山月》: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前面说过,很多边塞诗,写得都是征人思乡怀远,而这首诗虽然也写到“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但却有着“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的气韵高远,皓月当空,登高望远,闭目思之,无垠的空间与时间,隔不住的是征戍远别之苦。
  
  唐代战事频繁,征人之苦,诗人笔下多有描摹,诗圣杜甫曾作《前出塞》九首,描述了一个兵士从军戍边的遭遇,在此我就选其中的三首吧:
  
  前出塞其六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
  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前出塞其七
  
  驱马天雨雪,军行入高山。
  迳危抱寒石,指落曾冰间。
  已去汉月远,何时筑城还?
  浮云暮南征,可望不可攀。
  
  前出塞其九
  
  从军十年馀,能无分寸功?
  众人贵苟得,欲语羞雷同。
  中原有斗争,况在狄与戎?
  丈夫四方志,安可辞固穷?
  
  除了大李杜以外,说起唐诗,少不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王维,虽然其诗风多清新灵动,但也有不失豪迈辽远的边塞诗。
  
  先来说一首大家熟悉的,至少看过红楼的人都听香菱妹妹赞过的:
  
  使至塞上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汗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对于“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香菱说:“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太俗。合上书一想,倒像是见了这景的。” 短短一句,曹公已经将诗的妙处道尽。
  
  王维的另一首《塞上作》七律,则是十分的意气风发豪情满腔:
  
  居延城外猎天骄,白草连天野火烧。
  暮云空碛时驱马,秋日平原好射雕。
  护羌校尉朝乘障,破虏将军夜渡辽。
  玉靶角弓珠勒马,汉家将赐霍嫖姚。
  
  最后一句是借用汉家将军霍去病的典故,借古喻今。话说霍去病,当真是不世出的好男儿,偏偏死得早,如今网上多少花痴他的美眉哀叹“君生我未生”啊,呵呵。不过,如果不是霍去病的战功使河西走廊重新为汉朝所控制,未必会有汉代就开始的丝绸之路啊。
  17# 作者:禽心贱胆  回复日期:2007-11-10 11:23:00
  对于“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香菱说:“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太俗。合上书一想,倒像是见了这景的。”
  -------------------------------------
  其实她错了 所谓孤烟直 指的应该是戈壁上的旋风 自然是直的 我亲眼见过的 戈壁滩上的旋风又细又高 远处看 就是“大漠孤烟直”的效果了 曹雪芹没来过 曲解其中意思了
18#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10 12:27:00
  作者:禽心贱胆 回复日期:2007-11-10 11:23:00
  
    对于“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香菱说:“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太俗。合上书一想,倒像是见了这景的。”
    -------------------------------------
    其实她错了 所谓孤烟直 指的应该是戈壁上的旋风 自然是直的 我亲眼见过的 戈壁滩上的旋风又细又高 远处看 就是“大漠孤烟直”的效果了 曹雪芹没来过 曲解其中意思了
  
  
  是吗,第一次听说啊,下次一定实地考察一下,受教了,哈哈。
  19# 作者:秋天的白桦林  回复日期:2007-11-10 14:10:00
  哪首边塞诗词适合放成歌,我来给你们贴吧.谁告诉我?
20# 作者:禽心贱胆  回复日期:2007-11-10 14:44:00
  《敕勒歌》 这本来就是歌么 估计会唱的已经没有了
  
  来个会唱的 《满江红》 还有谁会唱啊?
21#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10 20:05:00
  作者:秋天的白桦林 回复日期:2007-11-10 14:10:00
  
    哪首边塞诗词适合放成歌,我来给你们贴吧.谁告诉我?
  
  
  ----------------------------------------------------------
  
  古代的一时想不起来,但是席慕容的《出塞曲》有蔡琴的版本哟:
  
  请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遗忘了的古老言语
  请用美丽的颤音轻轻呼唤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长城外才有的清香
  谁说出塞歌的调子太悲凉
  如果你不爱听
  那是因为歌中没有你的渴望
  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
  想着草原千里闪着金光
  想着风沙呼啸过大漠
  想着黄河岸啊阴山旁
  英雄骑马壮
  骑马荣归故乡

23#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11 15:22:00
  谢谢白桦姐啊,好勤快,我才一说就帮忙贴上来了。
  呵呵,席慕容的这首诗我挺喜欢。
24# 作者:皓燕1  回复日期:2007-11-12 23:04:00
  我可没那么高的水平出题
  如果相看有什么好题,不妨也来当一回版主
  给咱们看看好吗
25# 作者:昆仑玉玉  回复日期:2007-11-13 16:50:00
  很喜欢纳兰容若的词,发两首上来大家共赏:
  
  【蝶恋花-出塞】
  今古山河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沁园春】
  试望阴山,黯然销魂,无言徘徊。见青峰几簇,去天才尺;黄沙一片,匝地无埃。
  碎叶城荒,拂云堆远,雕外寒烟惨不开。踟蹰久,忽冰崖转石,万壑惊雷。
  穷边自足秋怀。又何必、平生多恨哉。只凄凉绝塞,蛾眉遗冢;
  销沉腐草,骏骨空台。北转河流,南横斗柄,略点微霜鬓早衰。
  君不信,向西风回首,百事堪哀。
  
26# 作者:昆仑玉玉  回复日期:2007-11-13 16:58:00
  很喜欢清初纳兰容若的词,发两首上来大家共赏:
  
  【蝶恋花-出塞】
  今古山河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沁园春】
  试望阴山,黯然销魂,无言徘徊。见青峰几簇,去天才尺;黄沙一片,匝地无埃。
  碎叶城荒,拂云堆远,雕外寒烟惨不开。踟蹰久,忽冰崖转石,万壑惊雷。
  穷边自足秋怀。又何必、平生多恨哉。只凄凉绝塞,蛾眉遗冢;
  销沉腐草,骏骨空台。北转河流,南横斗柄,略点微霜鬓早衰。
  君不信,向西风回首,百事堪哀。
  
27# 作者:昆仑玉玉  回复日期:2007-11-13 17:00:00
  王昌龄《塞下曲》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落,黯黯见临洮。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28# 作者:相看如何两不厌  回复日期:2007-11-13 17:06:00
  俺抛了这么久的砖,终于引来了楼上的玉啊,呵呵。
  
  其实,我也心水纳兰词,后面也打算提他与边塞有关的词的。既然楼上已经贴了,我就也来贴两首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里赞过的吧: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逾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如梦令
  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归梦隔狼河,又被河声搅碎。还睡,还睡,解道醒来无味。
  

  评论这张
 
阅读(102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