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胡杨  

2010-08-12 23:44:53|  分类: 小桥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是常常可以看见胡杨的,有着三千年传说的沙漠英雄树,“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不知是从那里记得了这么一段描述,反正不是我写的:“变了型,折了骨,也无妨,求取不屈的壮美,展示的是生命的顽强,岁月沧桑就让它继续沧桑,世间寂寞就让它一直寂寞,只要心不死,立着的,倒下的,都永远是高贵的胡杨。”

     在胡万康先生的《走进塔克拉玛干》中如此写到:胡杨分胡杨和灰杨,分布前者广于后者,温带落叶阔叶林树种,属于杨柳科杨属,沙漠中的唯一乔木,适应沙漠干旱环境。生理上具有旱生结构,如树叶的革质化,嫩枝上带有毛等可以防止水分的丧失。骨子里看算不上旱生植物,只能算中生,或潜水性中旱生植物,胡杨的水平根系能达到几十上百米,从水平根系上又能繁育出新的植株,所以人们祖祖辈辈总是看到生生不灭的胡杨,以为是生命很长久的,其实,几代人间看到的不是同一株树,而是祖孙几代。 

    无论是怎样的文字描述,当你走近和看到,你还是会有了基于个人心理之上的一些感念和猜想......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巴里坤牛圈湖村子里新修的抗震安居房,用这样的身影书写新的历史,只有这棵胡杨记得曾经。。。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在渐隐的光阴里,虽然看不到颜色和叶子,仔细看的话,你该看到左边的胡杨有着柔的姿势是活着的,右边的是有着干透的劲道的一种是死去的。柔和的光泽抚摸匍匐于地的枝干,生命有了别样的诠释。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戈壁滩上的胡杨静静相送夕阳的归去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戈壁上的胡杨小心的擎了落日,在自己的怀里。深情眷顾大地的每一次日升日落......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光线是强的,硬的。胡杨也是倔强的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似双手仰天悲叹,谁从它身边锯走一起立于风中的伴。。。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用死而不倒的身躯庇佑戈壁上的一丛草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相敬如宾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迎风梳理。胡杨也叫异叶杨,现在的这棵上面长的是柳叶形的叶子,还有银杏叶的,有时候一棵胡杨上面会有好几种叶子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努力迎风擎起于枯败之上的绿......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没有谁像胡杨这样坦荡的剖开心怀示于天地,直面岁月。。。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用成长的姿势诠释中华文化,能屈能伸才是英雄风范。胡杨被誉为沙漠英雄。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北风卷地,大地皴裂,胡杨自顽强于天地间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看到这个景象的时候,我的心为之一动,纵然是死去的胡杨,但是这样的地方也是叫做家园的地方。甚至有着原始朴素的美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被谁生生从它身边锯走了它相依的伴,那心便在岁月里皴裂......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夕阳渐隐渐暗的光里,一棵老胡杨像是告别一段历史也渐渐黯淡。。。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靠不在一起,谁也扶持不了谁,任岁月沧桑,季节流转.......

胡杨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灰色的野兔看着现代文明的人类留下一地的碎裂的啤酒瓶,是否在怀想妈妈给它讲述过去葱郁的胡杨林里有过的家园......

(以上胡杨照片均为弟弟的老板郭先生在巴里坤三塘湖盆地所拍摄,弟弟说他在做饭还是在干什么,只有那张阳光比较强的,和最后的两张是弟弟所摄,其实灰色的野兔在家乡那里很多的,有的比这个要大的多,但还是很欣喜有如此近的照片,感谢他们提供的家乡地域里的风物以及予我的这种感想,也感谢博友同意我转载他博文里的这首诗,共同的在这里写就关于人类家园的一些思索)

转载一首博友的诗以作结语,似乎有一种深切的召唤让我们念及家园这个词。

 

一颗老胡杨的眼泪/慕游

 你这漫天扬起的滚滚尘土
  你这惊天动地的轰轰鸣响
  你这斩草除根的快刀利斧
  你这掘地九尺的开地拓荒
  几千年我将流尽最后一滴老胡杨的浑浊的眼泪
  几百年我子子孙孙都先我而亡
  且不说碧树婆娑繁花似锦的楼兰王国早已埋土沉沙
  也不说丝绸之路来往商贾的驼铃叮当
  忽忆起汉武李将军征服大宛的铁骑在绿荫下休憩
  还曾得一个唐时的僧人西去急匆匆背着行囊
  我就要流尽我最后一滴浑浊的老泪
  我却猛听得塔里木河水流汤汤
  恐惧的狐兔纷纷左右的逃窜
  木然未觉是低头吃草的黄羊
  枯叶上栖息的斑鸠刷拉拉腾空
  断尾的蜥蜴爬进洞穴慌慌张张
  河里突然跳跃起漏网的鲤鲫
  罗布人着急捕鱼忙又掏空了胡杨
  我枯萎的手臂无力扬起一掬千年未饮的甘露
  我皴裂的血管无法滋润硅化百年石硬的肝肠
  我欲伸出裸露的蟠曲的足根
  蟠曲的足根却随流水飘到了远方
  我想唤醒相扶相倚沉睡千年的梧桐
  千年的梧桐却一梦百年何其久长
  我欲张嘴呼喊初萌绿芽娇嫩的红柳
  娇嫩的红柳却因断汁水刚刚夭殇
  你这迟到的漫溢的河水
  你这四处泛滥的汪洋
  你这开田拓壤的地主
  你这利欲熏心的奸商
  我不再发出渗血的新枝来招揽游客
  我不再挂上铜臭的铁牌做千年树王
  我就要流尽我最后一滴浑浊的咸泪
  我就要告别这沧海桑田的反复无常
  毋宁死为大漠一沙云飞浩瀚
  何求生岂苟延残喘日梦黄粱
  老胡杨终于流尽了最后一滴浑浊的枯泪。。。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