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路人若问其中意,但听戈壁西北风

 
 
 

日志

 
 

六月零碎  

2014-06-17 01:07:49|  分类: 我的家乡巴里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在阅读那些“发现者”的描述时,并不完全感到舒适,因为,他们所说的蛮荒,有时就是我们的家乡。

                                                                                                                           -------------- 《新疆地理宝藏记》

一)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小村前面的沙河,刮风的时候扯起很高的沙尘,看不见对面的雪山,晴天的时候,就是这样,芨芨草的根系旁就这样被风聚集起一个一个的沙包,沙包上有风的痕迹,那些清清淡淡的波纹........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村南看见的这片生活区是红星一牧场的五分厂,以前也叫作业站,能叫做房子和作为房子功能使用的院落已经非常少了,和我们村之间正好隔着这条叫做沙河的地方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坐在芨芨草的沙包上西望,忽然发现,童年给过我们那么多美好记忆的沙河如今成了真正的沙河,这里面除了芨芨草就是骆驼刺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这是我们的村庄,南面是天山,北面是莫钦乌拉山,村前是沙河,村后是戈壁。年均温度0度,素以高寒著称,清代以来,安西的风,巴里坤的冷,吐鲁番的热,并称西域三绝。我们的村庄叫闫家渠,风速较大,年均风速3.6米每秒,现在的时间是六月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北山莫钦乌拉山

 

二)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只要地皮绿了,大家都很快活。这就是自然。地皮一绿,风雪严寒都已过去,牛羊很快活。人们也快活,大地上有许许多多的食物都长出来了,这个是蒲公英。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蕨麻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看见的时候,就明白它为什么叫头发菜了。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洗了以后似木耳般光亮,很劲道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用发菜烙的饼子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我们的端午节是要吃艾面的,这里的端午恰是艾草刚出来,细细嫩嫩的艾草和在面里,出锅的时候是一碗绿莹莹馨香的面条,颜色比我的图片好看的多,我拍不出来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巴里坤端午节的蒸饼,天然的植物、花朵的颜色揉进面里,缤纷成了一种牵念、、、岁月流年里,生活在这大山荒野的人们,流传了一种生活的方式和态度、、、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三)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县城距我们小村差不多50公里,许是地处西面,相对海拔低,要比我们那里绿很多,电影院,我在县城上学时在这里看的《红河谷》,在我成长的路上这是真正的电影院,小村是放映在村会计家的白墙上,我们坐在场院里,要么自己带小板凳,要么找石头啊,或者附近的土墙坐,记忆里,那电影的画面里总会晃过人头或者孩子嬉闹的黑影。镇子上,有一面水泥墙,作为放映的墙,依地势呈斜坡状依次有长条的木凳,全是固定在土地里的,这里只是记得过六一儿童节汇演在这里,并没有在这里看过一场电影。但是电影院,却总予我某种说不清的情愫,包括在小村看电影睡着后,闭着眼睛,被大人牵着,高一脚低一脚的往家走,因为是闭着眼睛,所以影像少,更多的是,咯吱咯吱推驴车的声音,吆喝着找孩子的声音,余兴未尽大声说着电影的声音,当然还有散场人声的喧哗引来四处的狗叫,跟着的吵醒的驴呀,猪的,甚至不明就里被吵醒的鸡,也开始叫起来了......路边杨树的叶子哗啦啦的响,最后是土屋里那盏油灯的一圈光亮,噗,吹灭。电影散场后的夜才算真正开始......

基于以上,所以每在一个地方,我看到电影院,都会觉得是个美好的地方。冬天在经过大河镇的时候,远远看到大河电影院的时候,还说,看,这还有电影院。走近,发现它只不过作为墙的功能留了下来,就像现在我站在电影院前,看到网吧,卖车之类的,知道它似乎也已不作为电影院的功能在这里了,以一种影像让我重温了某种美好也算安慰吧!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巴里坤县宾馆,最早的记忆是小学一二年纪的时候,校长带我们来参加县里的比赛。那个年代是个很纯的年代啊,每次都是头一天到,有次是个男校长带我们来,安排好就自个出去了,我们几个小孩也出去了,满大街乱晃,新奇而又新鲜。后来不是校长满大街找我们,不知道我们会晃到什么时候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巴里坤县城湖滨路还是滨湖路没记清,俗话就是北湖滩,远远看见几个石人,非要事非的跑跟前看看,石人是草原民族的文化,因为见过原版的,就觉得这做的有些粗糙了,连石都不是。于小哥俩来说,新奇快乐不在这里,一抹记忆。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今天是六一,早上我们在县城,下午来村前的沙河,这里哥俩快乐的很。我还说,我们的学校就在沙河边上,现在连个土墙的痕迹都没了,沙河美好的记忆还在,采野菜,采马莲花,捉虫子,在湿沙上盖房子,盖一切我们想象的东西.......有时的体育课就是在沙河里尽情玩耍,时间到了回教室上课,想想多么简洁自然的教学。

今天六一,那些远去的光阴,不只为怀念,为这可爱的生命,陪他感受,美丽的世界,自然的一切。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月零碎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爬上爬下,乐此不疲。沙坡上细碎的波纹变成了深浅不一的印儿,第二天经过这里的时候,儿子清晰的指出第一天玩过的那个沙包说“那是我们爬呀呀的地方”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石板下的蚂蚁窝 

六一 - 红色毛芨芨 - 红色毛芨芨的博客
 哥俩用手掏土,全盖在一棵白刺上,专心的很。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